《中国足球未来十年愿景》第二集:五大拳出击保职业联赛健康发展

2020年10月2日 08:00:58  PP体育 | 乐德根
过去十年,中国足球在金元战略的浮华之下,贪婪地驶向快车道,沿途收获了繁华与期待,留下的却仍是满目疮痍。而下一个十年,是97后、00后全面站上C位的动荡十年,也是足坛重点强调青训、联赛投入逐步回归理性、国家接连举办高水平赛事的发展十年,我们应该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呢? PP体育推出国庆特别策划系列《中国足球未来十年愿景》,让我们一起寻找答案。

【视频:2020中超首阶段全进球 天外飞仙超级任意球应有尽有】

足球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只有打好本国足球职业联赛这一根基,才谈得上国家队的成绩乃至整个国家足球水平的提升。

陈戌源上任足协主席时,对外汇报过中国足协未来几年针对职业联赛发展的具体工作方向和目标,关键有以下几点:

1.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

2.完善职业联赛体制,成立职业联盟,形成充满活力、规范有序的职业联赛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3.改革职业俱乐部建设和运营模式,促进俱乐部增强自我造血能力,实现持续健康稳定发展。

4.中超联赛在亚洲联赛排名中稳定保持在前三水平。


陈戌源为首的足协领导班子自履新伊始,就深深认识到联赛是中国足球发展很重要的基石。没有一个有活力的联赛,就谈不上好的青训;没有一个有质量的联赛,就谈不上各级国家队的建设和发展。

聚焦联赛和俱乐部,将是陈戌源的首要改革抓手,也是贯彻《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精神,落实《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十年的计划表里,将要步步落实并实现《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三步走战略的“中期目标”,其中关于职业联盟的建立和联赛的定位目标,尤为外界所关注。我们能够从中收获什么?


架构:完善八个层级联赛金字塔体系

在中国足协初步拟定的“中国足球联赛体系”中,明确今后将设八个层级的联赛:中超、中甲、中乙、中冠、中冠联赛大区赛、会员协会冠军联赛、城市联赛、县区联赛。


这种设计,实际上是在保证三级职业联赛系统正常运行的基础上,将业余联赛进行更为具体的层级划分(四至八级别):

第四级别联赛为“中国足协冠军联赛”,即为“中冠联赛”。

第五级别的联赛,相当于此前的大区赛,根据计划到2030年的时候,全国设立16个大区,每个大区的冠军进入第四级别的中冠联赛。

第六级别的联赛为“会员协会冠军联赛”,由地方会员协会主办。根据中足协的名额分配,各会员协会通过自己的联赛产生出参加第五级别联赛的球队。

第七和第八联赛分别为城市联赛和县区联赛,这是最为草根的两级联赛。

以我国的人口体量,若能拉起八个层级联赛的金字塔框架,届时参与球队数量之多,参与人数之广,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

虽然今年不少中甲、中乙甚至还有中超的职业球队在疫情等多重不利因素的打击下,出现了不少问题,也动摇了职业联赛的根基,但这并不妨碍草根足球在社会生根发芽。在完善八个层级联赛金字塔体系的道路上,应该采取“挖隧道两头通”的战略。由上至下,挽救陷入寒冬的二、三级职业联赛,恢复稳定的升降级机制;从下至上,由各地区、县、市足协牵头做好草根联赛框架搭建工作。争取在未来十年里打通“隧道”,初步达成第一至第八级别联赛的升降级轨道对接,夯实职业联赛根基,普及发展社会足球。


生命力:俱乐部从亏大钱到不亏钱

过去十年,中国足球成也金钱,败也金钱。当我们加大投入,带来一位位世界名帅和大牌球星,整合最强本土力量,效果立竿见影;可金钱也成了压倒中小型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中甲中乙成为资本“寒潮”重灾区,两年来二十多支球队相继退出......


实际上,过去几年超高投入、极低回报的联赛环境下,不只是中甲、中乙、中超平民俱乐部难以为继,一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球队同样有很大压力,曾在上港俱乐部担任领导的足协主席陈戌源就颇有感触,他认为上港俱乐部要打造百年俱乐部,但依照目前的模式是维持不了的。俱乐部要有钱可赚,才会带动足球职业化的发展。

但对于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来说,如今谈赚钱还为时过早,而未来的十年时间里,相关方面一定要致力于将俱乐部从亏钱、亏大钱的深渊里拽出来,帮助俱乐部做到不亏钱、亏在可承受范围内。今年20多支主要为二、三级别联赛的队伍解散,主要原因就是“亏大钱”。

“前几年投资人烧钱的程度超出了预期,母公司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认为第三级别联赛不可能投入太多,中乙如果投入4000万是很恐怖的投入,1500万元是中乙市场的投入节点。”一位中超俱乐部高层说道。


为达到这一目标,中国足协也勇敢踏出第一步,出台了限薪、限资等政策。而今年这些政策也由建议性逐渐转变为强制性,就中超而言,在外援的引进和续约上已经体现出了效果。一方面,限制高价引援的政策让中超告别了外援千万欧时代;另一方面,外援限薪令让不愿意接受降薪的大牌外援离队,俱乐部开始重视实用性和性价比。

据悉,今年的联赛泡沫已经挤掉了70%,在疫情之前投资人已经开始大幅度减投,即便没有强制性限令,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也会参与到挤泡沫中来。

对于中甲、中乙联赛来说,俱乐部同样在努力降低运营成本,最直观的就是打压高额合同。以前中乙想冲甲的主力球员120万的年薪,现在想冲甲的中乙俱乐部球员年薪48万到60万,如果不同意这个价位就谈下一个。

未来十年里,去除泡沫终将会成功。“一支中冠球队每年300万左右投资,中乙在1000万到1500万左右,中甲三四千万,中超1.5亿左右。”这是得到多位中超投资人赞成的理性投资额度。

管理:让职业联盟掌握话语权

一味地“节流”不是长久之策,要想治“穷”病,得“开源”,有钱赚,从联赛和俱乐部自身造血能力上下功夫。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高度市场化、商业化的“职业联盟”。

放眼世界职业足坛,负责管理职业俱乐部的专业机构,全都是“职业联盟”,比如英超联盟、德甲联盟、西甲联盟等,掌握着整个联赛的运营推广权,掌握着财政大权。

中国足球在2016年正式提出了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概念,并于2017年1月在上海举行了筹备工作组会议,讨论修改职业联盟章程和涉及的问题。会议确定职业联盟将在2月或3月成立。但会议过后,这件事竟石沉大海,没有被推行下去。


一直到去年6月,中超十二家俱乐部的投资人写了一封联名信,推举张力为牵头人,与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沟通,推进成立中超联盟事宜。可见中超投资人迫切希望职业联盟的成立。然而又是一年多时间过去,此事依旧没有下文。

根据足协方面的说法,职业联盟的组建需要多部门协作才能完成,社团组织的组建需要在民政部完成注册,还有很多相关审批手续,所以耽误了进程。但中国足协会不遗余力去推进联盟的成立。

若该说法成立,那么成立职业联盟就是近一两年内的事儿,而建立真正接轨欧洲国家职业足球的联盟机构,堪称是职业足球乃至中国足球改革的第一步。

职业联盟未来对职业联赛的有何促进意义?通俗地说,它能为俱乐部带来多少收益?筹备组的成员、广州富力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表露出信心:“中国的职业足球投资人掌管着万亿以上的财富,经营足球市场也会有他们的独到之处,大家都有信心能够把这个盘子做大,有很多潜在的赞助商也希望市场化。”

对于具体收益,黄盛华说出了45亿人民币的数额,“按18支中超队伍,36亿给中超,每家2亿。然后中甲每家3000万,总共5.4亿,剩下的给中乙俱乐部3.6亿,中乙每个俱乐部分红1000万,还有中冠前列的球队也有收益。大家还忽略了足彩,如果开放足彩,三级联赛的竞猜,到时盘子会更大。”至于真实的效果,请大家拭目以待。


顶层成绩:保证亚冠赛场竞争力

2019亚足联俱乐部技术积分排名中,中超已经超越了卡塔尔联赛,成为亚洲第一联赛。

这项积分的算法由国家队和俱乐部两部分组成,前者占比10%,后者占比90%。占大头的俱乐部技术分是通过洲际赛事来打的,比如亚冠正赛每赢一场拿3分,平一场拿1分;亚冠正赛小组赛出线多奖励3分等。中超联赛能成为亚洲第一联赛,与俱乐部在亚冠上取得的好成绩紧紧相关。


十年之前,中超俱乐部在亚冠赛场上并没有太多有说服力的战绩,甚至有时会成为小组赛的送分童子。而自从12年广州恒大杀进亚冠联赛,又在第二年登顶亚洲引领金元风暴后,各家球队都加大投入,超级外援的到来提升了球队的硬实力,中超球队开始笑傲亚冠。当年,四支球队能有一支从小组出线便是不错的结果;而如今,四支球队仅有一队未出线都会让中国球迷感到有些遗憾。

今年起,随着金元大潮的退去,超级外援渐渐出走,中超球队在亚冠的竞争力必然会有所下滑,但这一两年倒没有太大影响,也是中超球队在亚冠再出好成绩的最好时机,BIG4该抓住机会冲击最高荣誉。

值得一提的是,明年世俱杯将在我国举办,原计划将于2021年6月17日到7月4日之间进行(有可能会因疫情的连锁影响而推后),而这届世俱杯扩军至24支球队,亚足联有三个参赛名额,分别给到2020中超冠军、2020亚冠东亚和西亚区的冠军。如此一来,中超若有球队能摘下亚冠东亚区冠军,将会出现两队同时出战世俱杯的盛景。这是BIG4球队,特别是最近几年取得过不错成绩的恒大、上港要去努力的方向。

造血:培养年轻人从强制到自觉 从硬性要求到奖励机制

随着中国足球人才断档现象愈发严重,我们逐渐注意到到职业联赛培养后备人才职能日益式微的现象,为此中国足协推出U23新政,强制要求俱乐部培养新人。

三年多的时间下来,的确有些U23球员踏着新政而来,年纪超出23岁又悄然“失踪”;但更多的是张玉宁、杨立瑜、韦世豪、胡靖航、段刘愚、陈彬彬等青年才俊在球队立住了脚跟,成为重要力量。综合评述过去几年的U23政策,它所带来的利益绝对多于弊端。


今年有不少像大连人、富力这些俱乐部,已经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职业联赛需要更多俱乐部有更多的“培养新人”的意识,联赛在未来也需要逐渐去除U23政策这一强制措施,一方面让俱乐部产生自觉性,另一方面要完成从硬性要求到奖励机制的转变。例如日本足协和J联赛官方推行的“U21球员出场奖励制度”:

虽然奖金不高,但对于中小球队生存有一定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展现了俱乐部积极、管理机构鼓励的良好态势。

总之,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要真正达到亚洲一流,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幸运的是现阶段我们能看到很多拨乱反正、朝着更理性的模式和方向去走的迹象。未来十年,保住花了大代价才逐渐形成的优势,恶补内核、软实力的短板,打造一个真正有成绩、又有造血能力和长远发展模式及潜力的联赛。

往期回顾

《中国足球未来十年愿景》第一集:两条腿走路助国足重返亚洲一流

责任编辑: 魏一佩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广州恒大淘宝
  • 11
  • 1
  • 2
  • 34
  • 2
  • 江苏苏宁易购
  • 7
  • 5
  • 2
  • 26
  • 3
  • 山东鲁能泰山
  • 7
  • 3
  • 4
  • 24
  • 4
  • 上海绿地申花
  • 5
  • 6
  • 3
  • 21
  • 5
  • 深圳佳兆业
  • 5
  • 2
  • 7
  • 17
  • 6
  • 广州富力
  • 4
  • 3
  • 7
  • 15
  • 7
  • 大连人
  • 2
  • 5
  • 7
  • 11
  • 8
  • 河南建业
  • 1
  • 3
  • 10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