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院之争把神灯逼成穆帅第二!兰帕德怼天怼地时已注定走上绝路

2021年01月26日 11:01:37  PP体育 | 娃拉梅拉

靴子落下,虽胜亦斩。自上轮英超输球后鲜见地失控宣泄,直指切尔西不具备争冠实力、球员无法改变现状后,兰帕德在蓝军的前程只剩下课一途。诚然,足总杯击落卢顿,为“神灯”和弟子们勉强“挽尊”,但是英超第9的排名,以及与阿布和格拉芙斯卡娅愈发微妙的关系,还是让兰帕德的“回家”之旅,在一年半后画上了句号。继任者图赫尔能否让蓝军驶出险滩不得而知,但这趟双输的“DNA寻根”,又让切尔西的重建走了弯路。


府院之争再起

2019年夏天,从千夫所指的萨里手中接过百废待举的蓝军时,兰帕德显然凭的是一腔情怀。毕竟,彼时不止切尔西给在德比郡崭露头角的神灯以合同,400万英镑的年俸也绝非最优厚,但“神灯”眼见东家落难,仍旧毫不迟疑。遗憾的是,高层对昔日名宿并非百分百信任,尤其是他的教练团成员莫里斯、爱德华兹和克里斯·琼斯。作为制衡,格拉芙斯卡娅(下图)在球队新技术层安插了亲信埃迪·牛顿,后者也将参与教练组决策,并拒绝了兰帕德将守门员教练、前爱尔兰国门吉文一道带来的动议。

牛顿之于兰帕德教练组,就好比孔蒂时代的库迪奇尼,以及萨里时代的佐拉,托名下属,实为监军。也就从那一刻起,兰帕德恍然惊觉,切尔西的政治生态,远比他想象得复杂。不过在神灯执掌切尔西元年,知趣的牛顿并未对兰帕德教练组指手画脚,而是更多将业务事宜留给莫里斯等人处理,自己更多负责高层和技术层的上传下达。此后牛顿干脆离职,去了土超特拉布宗体育施展抱负。然而,这出略显蹊跷的人事安排,已经为兰帕德和管理层的不睦埋下伏笔。当年穆里尼奥第二次下野,府院党争是竞技之外的第一诱因,而兰帕德也不幸进入了这一周期律。


引进韦尔纳,则进一步加剧了兰帕德和高层之间的紧张气氛:此时蓝军并未锁定欧冠席位,而德国人则早已表态非英超四强不去,而冬窗仍被告知零引援的兰帕德,对格拉芙斯卡娅等人的拖沓和迟钝分外不满,坚持要求球队尽快锁定德国前锋同时,还主动提出了如奥巴梅扬、齐耶赫等新目标。彼时后两人合同都未到期,蓝军高层自然无法进行更多实质接洽。而在此后被问及引援情况时,兰帕德持续对媒体表达着沮丧和不满,而也就是在这一期间,波切蒂诺和纳格尔斯曼,首次被作为兰帕德的潜在继任者而被提及。

虽然执教首季一无所获,但联赛殿军和闯进足总杯决赛,足以让兰帕德和阿布继续蜜月。但兰帕德和格拉芙斯卡娅的交恶,却正如他的前任穆里尼奥、孔蒂等人。尤其在史上最贵门将凯帕的去留问题上,兰帕德宁可启用卡瓦列罗、执著于引进门迪,也要让西班牙人“烂掉”。


凯帕这边则认为,兰帕德没有给他足够的支持。经过一次次分歧,兰帕德与高层在球市上的分歧愈来愈大,以至于夏窗引进的6人里,只有奇尔韦尔是兰帕德心仪的目标,他青睐的蓝军青训弃将、三狮国脚德克兰·赖斯,压根就没听到过母队的报价。同时,兰帕德欣赏的塔尔科夫斯基等后卫也没能到来,反倒是他认为可以离开的吕迪格、马科斯·阿隆索、托莫里甚至阿兹皮利奎塔,都一直留在球队安然无恙。

上任首季,兰帕德还能对弟子们一碗水端平,用人多看长处,少挑毛病,但本赛季,“神灯”的亲疏好恶已愈发明显:阿隆索在对西布朗的低级失误后,就此绝迹于首发阵容;除去亲信芒特,几乎没有几位旧部能稳坐主力;而由于此前蓝军开给球员的薪水过于慷慨,除去威廉、佩德罗等人合同到期走人,像巴克利、扎帕科斯塔、摩西和巴卡约科等人都只能暂时租走了事,臃肿的阵容加重了神灯的选择困难症。当连续不胜到来后,兰帕德的回应是加大训练量,但仅从球员愈发懒散懈怠的场上回应来看,此举显然不得人心。


偏执终成妄执

处处针尖对麦芒,兰帕德和格拉芙斯卡娅的斗法,最终惊动了阿布。但在去年12月5日击败利兹联、首次登顶英超时,一切似乎都不是问题。但当蓝军毫无生气地败走在莱斯特脚下后,阿布身边人向外界透露,俄罗斯富豪“非常非常不开心”。此时蓝军在联赛中已经步履维艰,近5战输掉3场,近8轮仅取1胜。

于是在次日上午,阿布花了不少时间和管理层商谈新帅事宜,最终敲定的三位候选图赫尔、纳格尔斯曼和朗尼克都是德国人,因为他们能和韦尔纳与哈弗茨无障碍交流,有望盘活蓝军这两桩近1.4亿欧的“沉没成本”。而得悉消息的兰帕德,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来日无多,此前还怒喷球员不给力的他,阴沉着脸在更衣室和所有人握手道谢,俨然已经进入下课状态。

然而,败军之将兰帕德并未被就地问斩,而是待到图赫尔“回心转意”后才官宣。盖因刚下课的前巴黎主帅,并不想立刻重返岗位,尤其5年前切尔西选择了孔蒂而不是自己,这让他着实耿耿于怀。然而,纳格尔斯曼无意离开莱比锡,朗尼克又要求更多权力,在蓝军高层展露出足够诚意后,兰帕德下,图赫尔上。


“神灯”的回家之旅已是过去时,有关前主帅的反攻倒算也就此开始。就在兰帕德下课前,已经有部分消息人士称,本赛季兰帕德只和自己喜欢的球员沟通,对其他球员则不闻不问,“不知道主帅在想什么的球员,除了沮丧,只有抓狂”。更有批评家认为,球员时代以高智商著称的兰帕德,转岗教练后恰恰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栽了跟头:“他2016年才退役,不可能不知道如何和球员相处,但很多时候他就是不和球员讲话,而他在下课前的紧张状态,和当年的穆里尼奥却没有分别。”


听上去,兰帕德下课委实不冤?那为什么去年9月直至12月蓝军高歌猛进时,没人站出来挑刺?某种意义上,兰帕德扭转了切尔西以投资补强的思维定式,由于身处特殊的历史节点,“神灯”成为蓝军英超时代第一位大规模使用青训球员的主帅,8位“蓝小鬼”在其任上完成一队首秀,而放在往年,他们不过是又一批搭上“出租车”的路人。尤其在执掌切尔西首战4球惨败曼联时,面对穆里尼奥对芒特、亚伯拉罕等人的看低,仍坚持故我的兰帕德,委实值得点赞。

而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作为蓝军两翼齐飞战术的重要拼图,普利西奇和齐耶赫受困伤势,鲜少联袂首发,这也使切尔西委曲求全的4-3-3迟迟无法发挥功效,而压力空前的环境、与缺乏默契和了解的新阵容,最终压垮了兰帕德,哪怕直到下课前夕,自称“我的名宿身份只够在球迷面前撑5分钟”的蓝军前8号,仍认为执掌蓝军是“梦幻般的工作”,但身边人已经不止一次地透露,如果执教的不是切尔西,兰帕德或许去年夏天就会离开,而他最终仍坚持到了高层不再需要他的那一刻。


效力蓝军期间,兰帕德曾先后和9名不同主帅共事,没有人比他更理解阿布对教练的好恶。切尔西的DNA,或许不是对名宿的珍视和耐心,而是没完没了地换主帅。但一个常被人们忽略的事实是,自2014年打进欧冠半决赛以来,切尔西再未赢得过欧冠淘汰赛,5年来也只拿了1次英超冠军,换言之,蓝军球迷的自我认知,和球队的真实战力并不匹配,而当俱乐部真的发生问题时,各界都习惯甩锅主帅。

兰帕德试图改变这一点,但他遇到的最大障碍和几位前任一样,那就是球员在挫折面前,不是迎难而上,而是畏缩苟且。在发挥失常和外界批评下,很快便失去了信心,而自感“一个人在战斗”的神灯,始终没有球员与之同甘共苦。百废待举的切尔西,固然需要新帅带来的新鲜感,但眼下的这份工作,对于兰帕德太重了,也太早了。

责任编辑: 娃拉梅拉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曼城
  • 18
  • 5
  • 2
  • 59
  • 2
  • 曼联
  • 14
  • 7
  • 4
  • 49
  • 3
  • 莱斯特城
  • 15
  • 4
  • 6
  • 49
  • 4
  • 西汉姆联
  • 13
  • 6
  • 6
  • 45
  • 5
  • 切尔西
  • 12
  • 7
  • 6
  • 43
  • 6
  • 利物浦
  • 11
  • 7
  • 7
  • 40
  • 7
  • 埃弗顿
  • 12
  • 4
  • 8
  • 40
  • 8
  • 阿斯顿维拉
  • 11
  • 3
  • 9
  • 36
  • 9
  • 热刺
  • 10
  • 6
  • 8
  • 36
  • 10
  • 利兹联
  • 11
  • 2
  • 12
  • 35
  • 11
  • 阿森纳
  • 10
  • 4
  • 11
  • 34
  • 12
  • 狼队
  • 9
  • 6
  • 10
  • 33
  • 13
  • 水晶宫
  • 9
  • 5
  • 11
  • 32
  • 14
  • 南安普顿
  • 8
  • 6
  • 11
  • 30
  • 15
  • 伯恩利
  • 7
  • 7
  • 11
  • 28
  • 16
  • 布莱顿
  • 5
  • 11
  • 9
  • 26
  • 17
  • 纽卡斯尔联
  • 7
  • 4
  • 14
  • 25
  • 18
  • 富勒姆
  • 4
  • 10
  • 11
  • 22
  • 19
  • 西布朗
  • 2
  • 8
  • 15
  • 14
  • 20
  • 谢菲尔德联
  • 3
  • 2
  • 20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