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巡游记:欧冠决赛破门!24岁去中超!回西甲拿冠军 如今拒巴萨去沙特

2023年09月6日 22:00:44  西北望看台


欧洲五大联赛的转会市场已经关闭,但沙特的招兵买马还没结束。

赶着大牌引进的热潮,连沙特联赛排名倒数第二的利雅得青年也完成了一笔重磅引援:比利时国家队黄金一代成员,主力边锋卡拉斯科官宣加盟。

在这笔转会中,利雅得青年将会支付给马德里竞技1500万欧元的转会费,而卡拉斯科将会得到一份3年合同,年薪不低于1300万欧元,此外还有其他津贴和目标奖金。


9月4号刚刚年满30周岁的卡拉斯科,夏窗拒绝了巴萨和哈维的邀约,成为了第一位同时经历了中超和沙特联两个金元时代的球员。

三十而立?看起来他不怎么想努力了,想少走5年弯路了。

一、中超淘金

听说卡拉斯科去沙特的消息,球迷们的第一反应,大多应该是惋惜。正值顶峰的24岁去中超,巅峰末尾的30岁去沙特,这位曾经欧洲足坛最顶尖左边锋的职业生涯规划,奇葩且令人费解。

两次所加盟的球队也并非传统豪强,一支刚刚冲超的大连人,一支联赛末尾的利雅得青年,所以导致他做出这两次原则的理由,真的只有钱吗?

对,但也不完全对——卡拉斯科在大连的收入是1000万欧元,5年后在利雅得青年还会更高一些。对比两次在马德里竞技的年收入,肯定要高出一个档次。但反过来说,他去的球队在财力和影响力上都有欠缺,给出的年薪要远远低于同一批大牌外援,远的不如奥斯卡胡尔克,近的仅有拉波尔特的一半左右。

说实话,如果只是因为翻倍的年薪,绝对不足以让卡拉斯科远赴重洋,委屈自己当一个打工人。


要说实际理由,还得从他的性格说起。

在2018年来大连之前,他身穿的是马竞10号,在球队有稳固的主力和轮换位置。但因为与主教练西蒙尼产生矛盾,坚持不改变自己的打法,也不愿意参与到防守中来,卡拉斯科被西蒙尼一怒之下取消欧联杯报名,卡拉斯科表示要去一个能证明自己所向无敌的联赛,靠着真本事让整个足坛求着自己加盟。

于是在2018年冬窗,卡拉斯科和马竞队友盖坦一起加入了大连一方队,也就是后来的大连人队。这支大连人队背后的金主,自然就是和马竞有着重要合作的万达集团了。

实际上,比起其他大牌外援,卡拉斯科的所有情况都和他们不一样——当时才24岁的卡拉斯科是真正意义上的上升年龄,他在加盟大连队时的德转身价达到了4000万欧元,放在整个欧洲也足以排在左边锋的第一梯队。与此同时,他在中国球迷心中的名气又没有那些传统大牌名将那么大。

没来得及倒时差的卡拉斯科在加入大连人队的第一场就被中锋出身的主教练马林安排在了541的单中锋位置上,结果第一场就被上海上港队屠杀了一个0比8,卡拉斯科的中圈热度也一下子成了足坛名梗。


第一场打完,卡拉斯科就和马林发生了冲突,一场之后就怒喷主教练不懂球的球员也不常见。根本原因在于卡拉斯科桀骜不驯惯了,潜意识里没有给人留面子的念头。

这场打完,卡拉斯科强调自己死都不踢前锋,谁爱踢谁踢去。20岁的小将杨芳志被安排顶在了最前面,3连败之后马林下课,新帅舒斯特尔启用穆谢奎担任中锋,卡狗+大奎,大连球迷心目中最美好的组合,以一场3比0战胜恒大开始强势逆袭,最终以10胜5平15负的战绩打到了中超第11名。

卡拉斯科以7球9助攻的表现彻底征服了足球城大连和整个中超的球迷,特别是对恒大那场溜底线鬼魅过人助攻汪晋贤的进球,更是让所有球迷意识到了世界级边锋的真正能力。


卡拉斯科中超过人

第二年,大连队改打451,卡拉斯科位置前移,变成左边锋,在这个赛季,卡拉斯科一共打进17球,外加8次助攻。即便在中超踢球,他也牢牢占据着比利时国家队主力的位置,如愿出征2018年世界杯。当时有许多豪门球队前来问价,在低级别联赛里依然保持极高竞技水准的巅峰年龄球员,并不多见。

而此时的卡拉斯科,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面:一方面,他在媒体和社媒平台上强烈表达了对中超极低的竞技水平的不满意,渴望回到欧洲踢球。与此同时,他在队内却和队友相处极好,同时又是场上场下最职业的那个——无论何时遇到球迷,或者在训练场结束训练课,卡拉斯科都会第一时间走到球迷中间,耐心地给每一个人签名,和所有人合影;和队友相处时,不管是老队友盖坦,还是冯特和哈姆西克,他都和人相谈甚佳。


穆谢奎连场进球,卡拉斯科主动跟他攀谈,场下一起聊天一起走,遇到老大哥周挺,卡拉斯科始终都表现出对前辈的尊重,甚至还学着小球员管他叫“叔”,除了那次和晋鹏翔之间发生的意外冲突之外,卡拉斯科在大连期间,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

用队友们的话说,卡拉斯科这个人没什么心眼,和任何人都能处得来,但他就是一个不合群的人。他的职业素养极佳,所以训练水平很高,也非常清楚应该怎么面对球迷——卡拉斯科酷爱彩虫糖,所以球迷们会去便利店抢购,然后在赛后扔进场内“投喂”,卡拉斯科也会一包一包捡起来带走,嘴上不停说谢谢,但要说交心,谁也不能走进他的心里。

在大连期间,除了和妻子,前比利时名模诺埃米·哈帕特逛街,卡拉斯科很少和其他人一起行动,在队内也是独来独往。不少人会因为他不断接受采访,抨击中超水平差而产生一种,卡拉斯科怎么那么多话的印象,但卡拉斯科最多是直言不讳,至少他是这么觉得自己的。

二、绿茵孤侠

这很可能和他的童年成长经历有关:卡拉斯科年少时父亲缺位,由母亲独自带大。他的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是西班牙人,他自己在比利时的维尔福德出生长大。最初的名字叫做雅尼克·费雷拉-卡拉斯科,父母的姓都在里面。

长大之后,卡拉斯科执意将名字里的父姓删掉,只剩下雅尼克·卡拉斯科,据他自己透露,葡萄牙各级国家队都曾经招募过他,但他坚持认为自己不会原谅父亲,所以也绝对不认可自己葡萄牙的国籍。


这就是他在职业生涯中不断与执教风格强硬的主教练产生冲突的原因。对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概念,他有着本能的抵触。也许这不是他与西蒙尼或者其他教练个人的恩怨,而是潜意识中会不断浮现出“要用自己的方式证明”的念头。在外界看来,去中超去沙特根本算不上“自我证明”,但他的这种证明更像是对自己能力的充分彰显,也能有不错的报酬,证明了自己受到了重视,这就足够了。

在大连队效力期间,屡次传出有欧洲劲旅想要引进他的流言,其中包括了AC米兰,以及阿森纳、利物浦等英超球队,但面对着大连队开出的3000万欧元的要价,这些球队全都选择了退却,卡拉斯科很好,他们都想要,这是真的,但是他们不舍得掏出3000万,这也是真的。

在这样的期望下,卡拉斯科越发感觉焦躁,只是核心问题在于,远离欧洲这两年,在那些球队心中,他已经不值这个价了。

2020年,由于疫情中超推迟了半个赛季,卡拉斯科只能被迫低头租借重回马竞。颇为黑色幽默的是,当年他离开马竞的理由是除了左前卫和左边锋之外坚决不踢任何位置的执拗。再次回到大都会球场时,改穿21号的卡拉斯科被迫将就,开始尝试客串右翼卫,足以说明卡拉斯科身体上对踢欧洲足球的诚恳。

回到欧洲的每一次采访,卡拉斯科还是会继续聊到让他无法忍受的中超上,尤其是那个只执教了他三场的主教练马林。在中超的这段经历仿佛成了他的执念,似乎一定要把这段从生涯中割舍出去,才能重新证明自己似的。

离开欧洲足球的这两年,足球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本质的改变是,主流打法从451变成了433,坚持不打中锋的卡拉斯科失去了和顶级足球接轨适应左前锋的两年时间,而在这个新版本里,他可能只能踢左边翼卫,或者,去打板凳。

于是在2021年的欧洲杯上,卡拉斯科更多时间打的是替补;2022年世界杯,卡拉斯科也多次出现过人被断,带球拖沓的情况,生死战对克罗地亚,在卢卡库错失大好机会之前,卡拉斯科也错失了一记必进球。而在本赛季西甲的第一轮,卡拉斯科还有过在本方禁区线上带球单干,被格拉纳达队当场断掉直接抽射扳平的名场面。


从中超回到西甲之后,卡拉斯科似乎不再是从前的那个顶级边锋了。

换一个说法是,在我们寄予最高希望的涨球期,卡拉斯科的最高实力,就定格在了2018年的春天,一个没有队友支援的顶级边锋,或者是——一个不需要队友支援的顶级边锋,也就仅此而已了。

选择去沙特,可能是眼下最好的选择,这里能提供最好的生活保障和薪水,也能给他单点爆破上十佳球的机会,队友对他也会有足够的尊敬。

但在现代足球中,30岁本该是绽放的大好年龄,是一个顶级球员对身体和比赛的理解最高水平的阶段,但卡拉斯科选择了和内心那个小富即安的自己和解。他的确曾经是全欧洲最强的边锋,曾经也许可以与内马尔姆巴佩孙兴慜齐名,但他并不是我们广义上认为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球员,他不想在历史上留下辉煌的名声,也不愿意被外界的声音所捆绑,被期待所裹挟。

这位孤傲的球星,曾经在中超感受到懊悔,却再一次选择去沙特,无论如何,他自由地、不被支配地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也许就是最好的。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热门新闻
  • 球队
  • 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