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总结本赛季中超:竞争力最差的一个赛季,外援继续主导

2023年11月6日 12:32:34  懂球帝

在本赛季中超结束后,《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对本赛季进行了总结,并表示这是最弱的中超收官赛季,球市正在恢复过程中,但依旧是外援主导联赛。

竞争力最差的一个赛季

马德兴表示:在海港提前一轮夺取中超联赛冠军之后,记者曾提出一个“含金量”的问题,并称海港队五年内第二冠冠军的含金量不高。如今整个赛季全部结束后,如果将2023赛季放入到整个中超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去看,可以佐证记者的这一观点。

首先,作为中超联赛冠军的海港30轮比赛总共获得63分,这是自2012年广州队以58分第二次获得中超冠军以来的历史最低分,仅仅只是和2010年山东泰山在“金元时代”开始前所获得的冠军积分相同。但在2010年,泰山全年只输了3场比赛,而海港则在过去一个赛季输掉了5场比赛。

当然,受疫情影响,像2020赛季因为采取淘汰赛制决出名次,2021赛季因为仅仅只进行了22轮,并不是所有参赛队都有过交锋,尚有些不科学,所以需要将这两个赛季排除在外。不过,泰山队在2021赛季的22轮比赛中也拿到了51分,场均得分2.32分,超过海港队本赛季的场均2.10分。而武汉三镇在2022赛季有18支球队参赛的情况下,34轮拿到了78分、场均2.29分,也强于海港s的场均得分。

另一方面,海港全年仅取胜19场,远不如其在2018年第一次问鼎中超时所取胜的21场,与2016赛季广州队夺冠时的19场持平。这也是自2012年的冠军广州队全年取胜17场以来,单赛季取胜场次最少的一次。当然,2012赛季中,广州队因为赛季中途换帅,由里皮取代李章洙,里皮上任后各方面都需要重新调整,因而出现了一些波折。而随后的一个赛季,广州队就以创纪录的取胜24场、积77分(16队规模)的成绩蝉联冠军。再往前,2010年的冠军泰山全年取胜场次仅18场。所以,海港队今年取胜场次是过去11个赛季中超冠军队取胜最少的一次。

2010年以后中超冠军积分情况

年份 冠军 积分

2023年 上海海港 63分(30轮)

2022年 武汉三镇 78分(34轮)

2021年 山东泰山 51分(22轮)

2020年 江苏苏宁 淘汰赛制

2019年 广州队 72分(30轮)

2018年 上海海港 68分(30轮) 

2017年 广州队 64分(30轮)

2016年 广州队 64分(30轮)

2015年 广州队 67分(30轮) 

2014年 广州队 70分(30轮)

2013年 广州队 77分(30轮)

2012年 广州队 58分(30轮)

2011年 广州队 68分(30轮)

2010年 山东泰山 63分(30轮)

其次,从保级角度来看,抛开2020至2022三个赛季受疫情影响,整个联赛的赛制、包括主客场与集中赛会制的竞赛方式等不同,使得联赛的降级与保级情况发生很大变化。正常情况下,最终保级的南通支云所获得的22分,放在以往赛季是根本不可能保级,即便是获得28个积分、最终名列第13名的青岛海牛也很难保级。海牛所获得的28分仅仅超过2019赛季名列第14位的天津天海的25分,而天津天海因为准入问题,随后被取消了注册资格。28分的积分也仅仅只是强于2011赛季以第15名身份降级的成都谢菲联,后者获得了27个积分。

以往正常情况下的中超联赛,想要保级至少需要积30分,“30分”也被认为是保级的最起码分数(16队规模下),而像2016年,石家庄永昌拿到了30分还依然降级;同样,2010赛季,青岛海牛的前身青岛中能拿到了30分,与身后的重庆力帆、长沙金德同积30分,只是因为相互之间的胜负关系占优而勉强保级。

不止于此,像深圳队整个赛季才拿到12分,甚至比2019赛季垫底的北京人和所获得的14分还低,创下了中超20年来单个赛季16队规模下一支球队所获积分最少的不光彩纪录。

2010年以后中超保级与降级积分情况

赛季 第14名保级/积分 降级队/积分

2023年 南通支云22分 大连人20分 深圳队12分

2022年 深圳队30分 广州城23分 武汉长江19分 广州队 17分 河北队-3分

2021年 淘汰赛制

2020年 淘汰赛制

2019年 天津天海25分 深圳队 21分 北京人和14分

2018年 天津泰达32分 长春亚泰32分 贵州恒丰24分

2017年 河南建业30分 延边富德22分 辽宁宏运18分

2016年 山东泰山34分 杭州绿城32分 石家庄永昌30分

2015年 广州富力31分 贵州茅台29分 上海申鑫17分

2014年 河南建业30分 大连阿尔滨29分 哈尔滨毅腾21分

2013年 长春亚泰32分 青岛中能31分 武汉卓尔16分

2012年 大连实德34分 上海申鑫30分 河南建业26分

2011年 南昌恒源29分 成都谢菲联27分 深圳队23分

2010年 青岛中能30分 重庆力帆30分 长沙金德30分

于是,我们在过去一个赛季中一直在说“中超竞争力太差”“水平太低”等,恐怕也就很容易理解了,积分榜榜首与榜尾的数据纵向对比,已充分佐证了这一点。这种情况恐怕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于“金元时代”的结束。“金元时代”的确是引进了一大批世界级外援以及不错的外教,但更为核心的恐怕还是中国本土球员过去10多年来呈现下降之势。2015年巴西名帅斯科拉里率广州队最后一次获得亚冠联赛冠军后曾多次强调:广州队能够重获冠军,关键不是拥有像保利尼奥这样的外援,而是因为拥有高质量的一批中国本土球员。如今,中国本土球员再也找不出高质量的球员,所以,整个中超联赛的竞争力下降也就成为了必然。而在“金元足球”开始之前,中超联赛的竞争力恐怕也不亚于如今的中超,因为中国本土球员的质量相对更好,否则何以有“王小二过年”一说?所以,中超联赛想要提升竞争力,恐怕首先需要解决的不是再砸钱去引进大牌外援,而应该是先提升中国本土球员的质量与水准。但“商业足球”所追求的都是短期效应,老板花钱后需要的是成绩的快速提升,而非培养人。这才是当下中国足球市场化后最突出的矛盾。

无超级强队,分化更明显

马德兴继续说道:以近两三年的现实情况来看,“后金元时代”与“金元时代”的中超联赛最大的差异恐怕就是没有了“超级强队”。所谓的“超级强队”就是中超联赛前四名球队的联赛积分和四强之外之间的积分存在着明显差距。以疫情前的最后一个赛季2019赛季为例,夺冠的广州队积72分、北京国安以70分紧随其后,第三名上海海港则是积66分,这三家相互之间咬得很紧,但第四名江苏队就只积53分,较第三名都落后13分。再往前的2018赛季,获得第三名的山东泰山和冠军广州队之间就差了10分,而第五名江苏队与广州队之间差了整整20分。

在过去的2023赛季中,海港最多时领先山东泰山达17分,但最终仅仅只是以5分的优势夺冠。如果不是因为赛季之初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没有人知道最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实际上,在赛季之前,2022赛季的冠军武汉三镇、亚军山东泰山以及第三名上海海港就被认为是2023赛季的三大热门,很重要一点就是泰山和海港是后金元时代仅存的两家还拥有世界级球星的球队,即比利时人费莱尼和巴西人奥斯卡;武汉三镇则几乎是广州恒大的“翻版”,而且也是后金元时代外援阵容最强的,但因为赛季初的各自变故,更何况三镇还是一个二年级生,让海港一家独大,但也属于物是人非,远无法和过去相比。

某种程度上,恰恰是因为没有了超级强队,中超联赛中的第一集团大踏步“缩水”,导致整个中国联赛的竞争力急剧下滑。在过去一个赛季中,值得注意的是:积分榜上前八名和后八名之间存在着一条明显的“鸿沟”,即第8名天津津门虎最终积分为48分,而第9名长春亚泰则只有39分,相互之间差了整整9分。而前八名之间的积分差距并不大,一场比赛的胜负就将影响到联赛的排名;后八名之间同样如此。

所以,先前的中超联赛一般分为三大集团,即“争冠军团”、“亚冠集团”、“保级集团”,但如今全面恢复正常状态下的中超联赛在没有了“超级强队”之后,直接就演化成为了“第一集团”和“保级军团”。在第一集团中,就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不管是海港抑或是泰山,未来对阵积分榜上排名第三至第八名的队伍时,未必还会有以往那么大的优势,相互之间的争夺会更为激烈。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超联赛要全面提升竞争力,恐怕首先还是需要提升“龙头”的水准,因为“龙头”队伍有代表中超出战亚洲精英联赛、亚冠联赛的任务,需要与韩日澳球会比拼,只有这些“龙头队伍”具备了与韩日澳球会对抗的水准,才有可能带动中超联赛整体水平的提升。以往中超联赛在“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技术积分排名”中之所以能够排名亚洲第一,恰恰就是因为“龙头队伍”有较强的竞争力。而以来自“龙头球队”为主的球员所组成的国家队才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如今,中超联赛的第一集团中,像浙江队、成都蓉城、武汉三镇等都是“二年级生”,包括天津津门虎其实某种程度上也只能算是“二年级生”,他们要成为真正的强队,依然需要足够的时间,毕竟所谓的“底蕴”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积累出来,而不是靠“钱”快速堆积起来的。

相比之下,“保级军团”中的球会则需要相对的稳定。在过去一个赛季中,这些球队时不时受到场外因素的困扰,导致球队始终处于风雨飘摇中。而围绕着俱乐部欠薪、解散等负面消息最多的,也基本都来自这些保级队伍。恰恰是这些球会的不稳定,导致了整个中超联赛的根基不扎实。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超联赛如何提升竞争力和水准?如何让中超联赛更深入人心、重新赢回民心?不同球会所面临的形势、情况各不相同。但不管如何,只有稳定才有可能发展,如果中超联赛始终不能稳定下来,发展也就无从谈起。过去一个赛季,中超联赛就是在“不稳定”中度过的。所以,尽快让中超联赛包括中甲、中乙联赛都能够稳定下来,这恐怕才是足球管理者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和工作的原则。

中超上座率在恢复中

马德兴再谈道:或许是疫情三年让球迷们重新有了看球的冲动或欲望,再加上专业球场的使用,这也使得中超联赛重新成为球迷关注的一项赛事。据不完全统计,2023赛季中超联赛场均上座率为19898人、接近2万人。虽然上座率尚无法与“金元时代”特别是2015年至2019年这五年最为疯狂的时候相比,但是,今年中超联赛上座率已经远超2014年赛季之前。尽管今年中超联赛中各种争议始终没有停止,而且围绕着技战术水平“大幅度下滑”等说法始终未曾平息过。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吸引人前往现场观战的,恐怕并不仅仅只是技战术水准。

以成都蓉城的主场凤凰山足球场为例。本赛季是成都蓉城进入中超联赛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进行主场比赛,15个主场场均上座率为37497人,是继国安之后主场上座率第二高的球会。但是,每每主场比赛,蓉城似乎并不只是在进行足球比赛,更像是在开音乐会,这给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甚至可以说,其他球会在看到蓉城的主场氛围后也开始模仿,而且不仅仅是俱乐部球会,甚至连国字号队伍也开始加上了赛后谢场那一幕。换言之,在如何营造主场氛围方面,其实还是大有文章可做,中超联赛依然存在着巨大的潜力。

至于像国安的主场上座率就更无需多言了,只有在广州队有成绩支撑的时候,才可以超越国安的上座率,但如今广州队成绩一落千丈,中甲联赛的上座率就无需多言了,但国安的主场依然火爆异常。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国安的主场上座率达到了45592人,创下了国安队有史以来单个赛季主场上座率最高纪录,甚至超过了史上最高的2019赛季的场均41801人,也逼近了广州队在2018赛季所创下的单赛季球队主场上座率最高的场均47002人。除此之外,国安还有三个赛季的主场上座率超过4万人,即2011赛季的场均40397人、2015赛季的场均40997人,2018赛季的场均41743人。不得不说,这与新工体的全面启用有很大关系,当然,如果国安成绩更好一些的话,或许上座率还能再走高。

国安主场上座率场均超过4.5万人,在整个亚洲范围内也可以排第一。目前,伊朗国内联赛虽然多家俱乐部使用可以容纳10万人的阿扎迪体育场,但因为球场入场人数受限,因而上座率不高。在2022-23赛季,伊朗联赛中上座率最高的拖拉机厂队的主场上座率才33000人;而在2023-24赛季中,拖拉机厂队的主场上座率有明显提升,但也还不到4万人。如今异常火爆的沙特联赛,2023-24赛季中上座率最高的希拉尔队,主场比赛上座率也才27000多人。而近邻日本上座率最高的浦和红钻, 本赛季的场均上座率也才26800多人。

而本赛季最令人意外的恐怕当属天津津门虎,场均上座率达到了29538人,这当然是与津门虎整个赛季主场保持不败有很大关系。而且,如果不是最后一个主场对阵申花只有28550人前往现场,则很有可能整个赛季突破3万人大关。但无论如何,重生中的津门虎算是很好地度过了难关。而且,在今年7月7日主场对阵南通支云的比赛中,48577人涌入奥体中心观看,也创下了单场主场上座率的一个纪录,在今年整个中超联赛单场比赛中,这个数字也排名前三位。前两位则均是国安所创下,而且上座率均突破了5万大关,即8月19日主场2比1击败申花时所创下的最高52500人以及4月29日0比0战平山东泰山时的50312人。

据统计,在今年单场联赛上座率最高的10场比赛中,8场比赛发生在国安队的主场新工体。除了津门虎对阵南通支云的比赛外,另一场上座率跻身前十位的就是泰山7比30日在主场3比0取胜国安的比赛,上座率为45889人,排第九位。所以,对国安俱乐部而言,在京城有如此强大的球迷基础,整个亚洲范围内也是难以匹敌,所以没有理由不进一步搞好俱乐部的建设。

尽管中超联赛的水准不断为社会各界所诟病,甚至足球也一直被认为不是国内的“第一运动”,但拥有如此好的上座率,国内任何一项赛事恐怕都难以相比。所以,中超联赛依然是国内没有竞争对手的“第一联赛”,这恐怕无需再 讨论与争辩。而接下来的问题便是:作为中超联赛的管理者,如何在现有局面下尽快提升竞技水准、提高观赏性,以便能够留住现有观众的前提下,再更进一步吸引更多的球迷走进球场?这是中国足协新的领导班子必须要拿出办法予以解决的问题。

中超联赛近年上座率情况

年份   场均人数

2023年  19898人

2019年  23314人

2018年  24053人

2017年  23766人

2016年  24159人

2015年  22193人

2014年  18986人

2013年  18571人

2012年  18740人

2011年  17651人

2010年  14481人

外援继续主导中超

马德兴继续表示:回到绿茵场内,从赛季开始至结束,有关中超联赛竞技水准高低的议论似乎就没有停过。但不管如何争论,有一点似乎始终未曾改变,即“外援决定和主导着中超”。一个最为简单的事实和数据,在今年中超联赛的射手榜上,排名前10位的12名球员中,只有武磊以18球和浙江队的穆谢奎并列第二,其次是亚泰队的谭龙以10球和津门虎队的贝里奇、国安队夏窗中引进的法比奥一起并列第10位,也就是前10名中只有2名中国本土球员。武磊作为唯一一位现役在五大联赛中效力过的球员,返回海港后,其作用似乎也类似于一名外援。而在助攻榜上,海港的巴西外援奥斯卡以13次排名首位;而已离开三镇队的罗马尼亚外援斯坦丘在缺席了至少1/3场次的情况下,依然以12次排名第二。在排名前10位的球员中,只有津门虎队的巴顿以7次助攻排名并列第6位。

于是,外援在之于各队的作用恐怕也就无需多言了。实际上,中超联赛排名前两位的海港和泰山也是过去一个赛季中仅有的拥有世界级外援的两支队伍,即巴西中场奥斯卡和比利时人费莱尼,其他外援的身价都无法与这两人相比。一定程度上,这两队也是在继续享受着金元足球的红利。而两支最终降级的队伍中,深圳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以全华班作战。2022赛季中,以全华班出战的河北队、广州队早早地锁定降级席位,恐怕并不是一种巧合。而最后时刻降级的大连人队同样是受累于外援,因为俱乐部被禁止引援,几名外援都无法更换,强弩着打完了整个赛季。最后时刻,又是外援特索涅夫主罚点球失手,导致被海港以3比2逆转。但凡大连人队外援质量稍强一些,恐怕也不至于最终降级。

实际上,类似像特索涅夫的例子有很多。赛季初,浙江队遭遇四连败、连续八轮在积分榜垫底,但最终成功逆袭,获得联赛第三名,这恐怕与埃弗拉赛季初一直有伤迟迟未能复出有关,赛季中期又果断用莱昂纳多替换埃沃洛,外援在其中的作用无需多言。而亚泰之所以从上半程的领跑到逐渐下滑、最终仅仅获得第九名,恐怕与莱昂纳多租借期满离队、转投浙江队不无关系。蓉城本赛季最终未能如愿拿到下赛季的亚冠联赛参赛资格,与进攻组织核心的罗穆洛受伤接受手术治疗而不得不缺席大半个赛季有很大关系,但凡罗穆洛没有受伤,可能局势将完全不同。外援之于各队的作用,还可以列举出很多。

所以,尽管中超联赛已经步入了后金元时代,但是,自中国足球踏上职业联赛开始,“中超靠外援”这一条铁律似乎从来就没有变过。这其中的变化仅仅只是外援的“牌”究竟是大还是小、名气是高还是与低?“金元时代”中超联赛其实是全面提升和抬高了外援的身价;“后金元时代”只不过是变成了比拼性价比。在各家俱乐部都无力烧钱引进天价外援的情况下,性价比越高者效果更理想,成绩也相对更好一些。

如今,外界的普遍印象是中超水平下降的原因是大牌外援的离去,但实际上,至少从2023-24赛季的亚冠联赛小组赛前三轮比赛来看,武汉三镇、山东泰山、浙江队的外援阵容和质量其实相比韩日澳等国联赛的外援,依然属于上乘,但整体的效果或者说球队的亚冠成绩并不像球迷们所期待的那样,说到底还是因为中国本土球员的质量差异所致。

“金元时代”中超联赛的外援是世界级的,较韩日澳等球会的外援顶多属于“亚洲级”明显档次要高,所以这多少弥补了中国本土球员的缺陷与短板,这也让韩日澳球会有了“练级”的机会。而在“后金元时代”,中超联赛的外援其实是回归到了“亚洲级”,与韩日澳球会的外援稍好或相差不大,但是,因为中国球员的缺陷和短板(与韩日澳本土球员相比)甚至较以往更大,外援已经不足以补足短板,所以整体上的差距就越发明显。这才是中超联赛水准下滑的根本。

某种程度上,中国足协主席宋凯在上任伊始提出“放开中超外援”的设想,实质并不是要让中超各队拼命比拼外援、再砸钱去引援,而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更进一步刺激中国本土球员,让中国本土球员有危机感,从而努力去提升自己的水准,因为在目前情况下,决定中超球会是否能够在亚冠赛场上走远的并不是外援,而是中国本土球员。韩日能够在亚冠赛场上走远,并不是因为有世界级大牌外援,更是因为有一批优秀的本土球员。而且,外援表现不佳,中超球会随时可以与其解约,外援依然有“危机感”,但中国本土球员却没有这样的危机感。所以,如何让中国的本土球员有危机感、进而促进中国本土球员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竞技水准?这才是改变“中超靠外援”的根本。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热门新闻
  • 球队
  • 积分
  • 1
  • 山东泰山
  • 0
  • 0
  • 0
  • 0
  • 2
  • 青岛海牛
  • 0
  • 0
  • 0
  • 0
  • 3
  • 天津津门虎
  • 0
  • 0
  • 0
  • 0
  • 4
  • 上海申花
  • 0
  • 0
  • 0
  • 0
  • 5
  • 长春亚泰
  • 0
  • 0
  • 0
  • 0
  • 6
  • 河南队
  • 0
  • 0
  • 0
  • 0
  • 7
  • 浙江FC
  • 0
  • 0
  • 0
  • 0
  • 8
  • 沧州雄狮
  • 0
  • 0
  • 0
  • 0
  • 9
  • 上海海港
  • 0
  • 0
  • 0
  • 0
  • 10
  • 梅州客家
  • 0
  • 0
  • 0
  • 0
  • 11
  • 南通支云
  • 0
  • 0
  • 0
  • 0
  • 12
  • 四川九牛
  • 0
  • 0
  • 0
  • 0
  • 13
  • 成都蓉城
  • 0
  • 0
  • 0
  • 0
  • 14
  • 武汉三镇
  • 0
  • 0
  • 0
  • 0
  • 15
  • 青岛西海岸
  • 0
  • 0
  • 0
  • 0
  • 16
  • 北京国安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