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谈海牛经营之道:遵循足球规律正常发展,不盲目跟风砸钱

2023年11月7日 12:57:47  懂球帝

澎湃新闻发文点评青岛海牛30年的经营之道,文章认为经历了多次升降级的青岛海牛,在中国足球不景气的当下,这一经历对很多中小俱乐部都有借鉴意义。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初期,当汤乐普、矫春本们为海牛拼杀时,乔伟光正处在创业初期,直到1997年乔伟光才创办了中能集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干过出租车司机和餐饮,也做过电线电缆和小家电销售等。” 

和大连比赛前,乔伟光和几位相熟多年的媒体朋友聊天,彼此都记得20多年前自己第一次介入足球,用的还是电缆厂的名义。后来在2004年年底,中能集团选择接手青岛足球,“球队有可能去外地,就是想把俱乐部留在青岛,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乔伟光说。

“也没有想到一干就是20年。”其间自身的困难,不用赘述;而就大环境而言,解散的各级别职业俱乐部少说也有几十家,但乔伟光始终坚持了下来。

乔伟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说放弃很容易,有太多的理由了。之所以可以坚持,我觉得一方面是情怀,自己热爱足球。”直到现在,乔伟光还会定期和长江商学院的同学踢球,即将开始的老甲A联赛,他也会作为青岛队的一员参与,“另外一方面是责任,始终感觉足球就像自己的孩子。”

俱乐部总经理张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我觉得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一是乔老板的情怀,二是一种责任。这支队伍建立时间太长了,这样一支老牌的俱乐部,如果说解散了,那真的太可惜了,太不负责任了。”

但自乔伟光接手俱乐部,从2005赛季开始,球队成绩始终处在中下游,好在每年总能完成保级,一度赢得“不死鸟”的称号。

当然这也不是乔伟光的错——毕竟,私企运营俱乐部全靠老板个人输血,这注定了投入不会很大。不仅如此,有些时候俱乐部还需要靠卖球员求生存——曲波、姜宁、郑龙、邹正等青岛球迷熟悉的球员逐渐远走他乡,俱乐部也在2013赛季惨遭降级厄运,两年后再度从中甲降到了中乙……

“那个时候球迷没有办法理解我们的做法,比如卖球员,质疑声音很大。”一位在俱乐部工作多年的管理者回忆,当时俱乐部也在想办法做一些安抚工作,“现在看看,很多欧洲俱乐部不都是这样,但当时根本没有人能理解。”

或许时间才是消除分歧的最佳良药——今年4月25日晚,青春专业足球场首次启用,重返中超的青岛海牛3比1击败北京国安取得赛季首胜。

整个海牛俱乐部,等待这一场中超联赛的胜利,足足用了3464天。 而今年海牛的每个主场比赛,乔伟光基本上都会现场观看,青春足球场的上座率也接近2万人,对于升班马来说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据。

乔伟光有时候在赛后会和球员一起谢场,遇到球迷也会耐心倾听他们的声音。“今年球迷经常说的是,乔老板我们终于理解你了。”一位在俱乐部工作多年的管理层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老乔经常对家里人说,你看现场那么多球迷,他们也理解我了,这就值了。家里人有时候也损他,那么多年投入那么多钱,终于让球迷理解了。”

张冬估算过,乔伟光投资俱乐部20年左右时间,总投入差不多在20亿元左右——这已经是细水长流的结果了。

澎湃新闻表示,球迷最终能够理解乔伟光,或许很大程度和经历了这些年足球市场的起伏有关。 事实上,如果要列一个私企老板投资足球金额排行榜,20亿元绝对不算少,但距离最顶尖依然有些距离。

要知道,金元时代中超至少有三家私企老板一年投入就达到20亿元左右,年投入在10亿元左右的私企老板也至少有三家。

或许对于乔伟光来说,躲过金元时代应该算是一种“福气”——2013年最后一轮在北京工体,球队输给国安惨遭降级,赛后乔伟光坐在替补席上痛哭的镜头成为了中国足球的经典画面之一。

澎湃新闻认为, 本赛季海牛依然是小本经营,队内没有高薪球员,租借了一些在豪门踢不上球,但又具备相当实力的球员,比如张卫、陈纯新、彭欣力、冯劲,外援选择也是追求性价比。

在经营上,俱乐部非常稳定,在球员工资发放方面比较及时,最终海牛提前三轮联赛就完成了保级任务——在一线队成绩打造方面,海牛选择的这条道路,是非常适合中小俱乐部的。

今年,乔伟光给俱乐部的目标就是“求生存”,保级是第一位的。对于未来,俱乐部的目标也是慢慢发展,“明年求稳定,后年求发展,五年之后求辉煌。”

对于俱乐部目标的低调,其实也和海牛面临的实际情况有关,他们依然是今年联赛少数几家胸前广告“裸奔”的俱乐部。

当然情况正在好转,目前已经有市内几家企业表达了合作意向,负责招商的俱乐部管理层感慨道,“前段时间我们找赞助商可困难了,现在总算可以有谈的基础了。”

10多年前,海牛还可以通过培养本土球员再出售的模式换取运营资金,但现在本土球员转会市场几乎都是以零转会费的方式完成交易,“这也不正常,但相信未来会改变,不可能一直这样。”张冬说。

除了市场方面,俱乐部也一直期待优化股权结构。往简单说,就是希望得到管理部门更多支持——举个例子,海牛本赛季门票几乎是中超最低价,不过去除场租和安保费后,这笔收入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此外,也有一些俱乐部通过股改得到管理部门支持,至少可以省去场租费。往复杂说,乔伟光认为,“股权多元化的后续管理可以有很多方案,比如股权混改、基金投入,或者场馆基地及其他配套措施支持等。”

乔伟光已经53岁了,对于青岛海牛的未来他有着很清晰的认识,“如果仅仅依靠中能集团,未来可能还是浮浮沉沉,唯有各方一起努力,青岛这个足球城才会越来越好。”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热门新闻
  • 球队
  • 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