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知识】追溯广州城最具传奇色彩之队 徐根宝曾留下千古名言

2020年02月17日 20:04:15  PP体育 | 中场大师诺切里诺

职业化以前的国内比赛,都是赛会制的,也就无所谓德比。94年职业化开始时,最早的同城“德比”战有两对,一对是广州太阳神(恒大前身)和广东宏远,另一对是辽宁和沈阳(富力前身),大连万达由于不在同一城市,所以并不算同城德比,不过那都是省队与市队,真正意义上是同城同级的德比战,即是1996年的广州太阳神与广州松日,那年5月5日甲A联赛第4轮,松日主场1-4不敌太阳神。

广州太阳神即以前的广州市队,随后几经易手,最终发展为了今天的广州恒大。而当年颇具传奇色彩的广州松日队,宛若历史长河中的一颗亮丽的流星,仅短短六年,便已消逝得灰飞烟灭,只留下一段生如夏花的绚烂记忆。

土豪玩足球,买下广州“二队”


1994年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第一年,比起如今需要巨额资本,当年大部分甲A球队投入低得可怜,而如当年排名中游的广东宏远的门票收入却达到上千万元。这样的低成本与高回报,使得众多私营企业老板趋之若鹜,所以当年潘苏通在得知了太阳神有意转让二队的时候后,马上找到相关负责人商谈转让事宜。

在一番谈判之后,他顺利地拿下了广州太阳神在这支二队里75%的股份。当时体委给出的价钱是:球队转让费80万元,第一年投资300万元,以后每年递增15%,合同期为3年。想不到潘苏通提议说:“合同期改为5年吧,这5年里我给球队投3000万元。”于是1995年2月28日,松日电器广州足球俱乐部成立,广州二队与一队实现分离。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前,各省市队和现在各俱乐部一样,也都拥有自己的梯队,只不过体系和叫法和现在略有区别:一般各队都下设二队和青年队,当年的青年队年龄限制在20岁以下,相当于现在的U19,二队也就是现在的预备队,就是年龄大于20而又进不了一队的队员,现在各俱乐部U17、U15等各级梯队,当年一般称为三队、四队等等。

在成为广州松日之前,球队的前身是广州青年队,在1990年曾拿过全国青年赛第四名,1991年,它又代表广州市参加了第二届全国城市运动会,并拿到了当年的足球冠军。1992年以乙级联赛第三名的身份拿到了1994年征战甲B的资格。

【球队受关注,老板赚大钱】


1995年足协杯第一轮,这只“小华南虎”便展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面对去年的联赛亚军广州太阳神,广州松日连入4球,以4比2的比分战胜了对手。尽管在第二轮比赛中球队以0比1败下阵来,却不妨碍广州松日以4比3的总比分淘汰自己老大哥。

初出茅庐的广州松日成为了人们的焦点,甚至有体育报刊刊登出了一篇题为《松日高升,太阳西下》的文章为广州松日喝彩。甲B联赛里球队同样表现得十分出彩,坐拥打进10球的射手王“飞机”黎梓菲的广州松日一路高歌猛进,最终以10胜8平4负的战绩夺得亚军,与夺得冠军的深圳飞亚达一起携手冲入了甲A行列。

松日在球场上的成绩也给松日电器带来了极大的广告效应,松日彩电的品牌响彻大江南北,成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品牌,尤其是松日推出的MN3720型号卡拉OK电视显示器,还曾一度占据全国市场90%的份额

而1996年是广东球迷最高兴的一年,广东宏远、广州太阳神、广州松日、深圳飞亚达、佛山佛斯弟史无前例地拥有五支甲级联赛球队的广东,迎来了属于广东的“甲五风云”。 但很遗憾,稚嫩的松日当年又和深圳飞亚达一起回到甲B。

短暂的“辉煌”,瞬间的“陨落”

【徐根宝和“干儿子”高洪波】

1997年潘苏通不惜巨资投入,聘请“教父”徐根宝执掌教鞭,并引进国内外数名高水平的外援,与徐根宝有着父子情分的“冷面杀手”高洪波也以“标王”的身份转会广州松日,最终他以18粒入球获得甲B联赛最佳射手,帮助球队冲A成功。

高洪波跟所有徐根宝的弟子都不一样,其他人称呼“徐指导、徐导”,范志毅后来改口称“师父”,只有高洪波叫“老爷子”。很多人都把高洪波称作徐根宝的“干儿子”,两人名为师徒,情同父子,这种感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徐根宝退役成为教练时,挖掘出的第一个球星就是高洪波,当年9岁的高洪波瘦瘦小小,家里兄弟姐妹一大堆,经济条件比较差,既没有身体,也没有速度,几乎所有的教练都看不上高洪波,只有徐根宝认定他是个宝贝,他让高洪波住在自己宿舍,吃教练员灶,一直把高洪波当成自己的儿子在养。

高洪波,也许是职业化以来从球员到教练转型最成功的。1999年,33岁的高洪波退役执教松日,成为职业化历史上最年轻的主教练,此后如鱼得水,中甲冠军、中超冠军尽收囊中。2007年的“丰台雨夜”,让年轻的长春亚泰傲视群雄,高洪波也毫无争议的被评为年度最佳教练。2009年,高洪波通过公开竞聘,成为中国国家队第25任主教练。在国家队,高洪波更是做得风生水起。在他的带领下,打破“恐韩”魔咒,生擒世界冠军法国, FIFA官网曾在首页特别撰文,赞誉其为中国本土教练旗帜。2011年8月10日,中国队在合肥迎战牙买加,高洪波已经确定被卡马乔接替“下课”,全场数万名球迷雨中高呼“高洪波不下课”,是中国足坛难得一见的一道奇景。

【徐根宝:谢天谢地谢人】

说起1997这段历史,老球迷一定印象深刻,因为徐根宝在赛季前的誓师大会上曾夸下海口,豪情万丈地说道:“如果今年松日队冲不上甲A,以后我就再也不当教练了。”所以在艰辛的冲A成功时,他曾留下中国足坛一句千古名言:“谢天谢地谢人”

在1997年甲B最后一轮前积分榜情况是这样的:武汉雅琪(今已解散)39分,已升级;深圳平安(即前飞亚达,由此可见中性队名的重要性)36分,已升级;沈阳海狮(今广州富力)和河南建业同积33分,但沈阳海狮最后一轮的对手是已经升级的深圳平安;广州松日31分(当年升4队)。广州松日唯一的升级机会就是从河南建业手中抢得,而且必须寄望上海豫园(今北京人和)至少战平河南。

为了保住徐根宝的教练生涯,一场轰轰烈烈的“把根留住”运动开始了。在徐根宝的自传《风雨六载》中,他曾这么写到,“在上海,我与李毓毅副主任和当时的上海市足协秘书长胡康健碰了头。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既为我,也为松日队。我对他们说,感谢上海领导对我的支持和关心。既然上海领导这么关心,我希望市体委做好上海豫园队的工作,最后一场不要放水,要认真打。当天下午,他们(上海的相关领导)两个把上海豫园队主教练奚志康叫来了,希望他在队里做好工作。最后他们一致说,根宝你放心,我们最后一场一定会去认真打的。临别时,我紧紧地握住他们的手,我把我的命运托付给了家乡父老。


由于广州松日最后一场的对手是已经降级的天津万科,他们兵不血刃的以4比1胜出;沈阳海狮在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中客场4比2战胜深圳平安。松日的比赛先结束,全场观众和徐根宝苦苦等候河南那边的消息。而那边已无升级希望的上海豫园居然三军用命,以0比0战平河南建业;于是,武汉雅琪、深圳平安、沈阳海狮和广州松日冲入甲A,而与广州松日同积34分的河南建业因为净胜球的劣势而排在甲B第五位。在得知冲上甲A后,徐根宝留下了这句著名的“谢天谢地谢人”,这句话显然在已经受到伤害的河南球迷心中又割了一刀,因此当时大部分媒体也认为河南建业吃了中国足球潜规则的亏。

这幕后的真相我们无从知晓,这“谢天谢地谢人”里的人,究竟是指徐根宝的上海老乡们?还是徐根宝人事关系所在的中国足协?抑或是当值裁判刘庆伟?这谢又是怎么个谢法,松日集团的钱在其中是否起了作用?估计永远也讲不请了。

【把大哥踩降级】

1998年松日拿到了建队历史上的最佳成绩,性格教练巴西人塔瓦雷斯中途接过德国人维尔纳的教鞭,率领松日队上演了后半段一路狂飙夺得第四名的好戏。而同年“大哥”太阳神提前三轮降级。

1998年8月9日的“广州德比”让广州松日成为了当年足球圈里特殊的焦点,在这场广州松日以3比1的比分击败广州太阳神的比赛里,两队球员一共制造了“5红9黄”的惨烈场面,这创下了国内顶级联赛单场比赛红黄牌之最。这场比赛之后,广州松日踩着广州太阳神的身躯升至至联赛的第四名;而广州太阳神被广州松日狠踩一脚后,降级已几成定局。

【松日遇盘外招降级,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1999年是松日的溃败开始,又是最后一轮,这支被舆论认为降级军团中可能性最小的球队最后时刻发生了意外:广州松日在天津客场被胜负无关痛痒的天津泰达阻击,以2比3失利。

当这场比赛结束之时,另一场保级大战沈阳海狮与重庆隆鑫(今重庆当代)的比赛尚未结束,补时阶段海狮与隆鑫仍1比1平,松日将士在天津焦急地等待着消息,只要1比1比分保持至终场,松日便可成功保级。谁知瞬间风云突变,临近终场前一刻,沈阳海狮令人不可思议地由艾迪瓦多攻入一球,转眼间,广州松日由天堂跌至地狱。这就是那场著名的“渝沈之战”。

有意思的是,当时很难看出泰达全取三分的决心,主帅金志扬已赴南美选外援,助理教练商瑞华临时行使主帅职责,泰达队队长主力前锋于根伟也没有出现在出场名单中。

左右比赛的是泰达两名外援,他们包办的三粒入球直接将松日送入甲B,而松日队门将慕军下半时一次不可思议的失误则间接葬送了松日前程,下半时结束前15分钟,主帅刘康愤然将表现失常的慕军换下,中途换下主力门将在松日队从未有过,后来球迷对慕军的突然异常表现表示了某种猜测与怀疑。

不管怎么样,天津泰达队确实如赛前舆论所言,没有给王学智(当年松日的总经理,天津人)面子,天津没有挽救松日,而两年前 “谢天谢地谢人”的好运也只能转给沈阳海狮了!这还真应了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最后一轮7场比赛应同时在下午2时35分开球,但重庆隆鑫队对沈阳海狮队的比赛,却由于双方球员无故不走出休息室而拖延了6分钟。其间当值主裁判还曾两次进行催促;下半场由于同样原因再次拖延了5分钟,当值主裁判在派人却催未果的情况下又亲自催促了两次。这微妙的十分钟对最后的结果能产生怎样作用相信无须多言。若干年后,中国队在与科威特的世界杯预选赛比净胜球时,又用出了这一招,只可惜最后“居然”没能成功。

这样的突变,让潘苏通怒不可遏,在接受赛后央视采访时他愤怒地说:“我已经请了十几名大律师,我要和他们法庭上见,我就不信我打不赢这场官司。”一旁的总经理王学智则幽幽地附和道:“有些东西用钱可以买来,但世界杯出线权恐怕是我们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数年后的反赌风暴中披露出的沈阳海狮当时支付给了王学智“好处费”120万元的消息,是否会让潘苏通想起徐根宝曾在“谢天谢地谢人”之外,还曾说过,“足球绝不是完全靠脚踢出来的。”

消失的松日与广州德比

【太阳神惊心动魄的保级战】

2000年,广州太阳神队凭借着曾庆高在最后一个主场补时阶段的远射,在保级大战中把北京宽利队推向乙级。

曾庆高补时阶段进球后,当时比赛还没有结束,激动的球迷从看台上冲进球场,比赛中断了五分钟以上。按规定,发生这种情况有可能判广州队罢赛,对手以3比0获胜,广州队降级!

但是,兴奋的球迷哪顾得了规定,只管脱光球员的衣服留作纪念。广州市足协官员杨旭急中生智,拿着一个喇叭用粤语向全场喊道:“请球迷马上回到看台!不然足协将判我们罢赛0比3告负,我们将降为乙级!”一语惊醒梦中人。一时间所有球迷都回到了看台。保级后俱乐部工作人员和球员赛后痛哭失声,场面甚为感人。

【松日老板:我不懂足球】

而同样是这一年,松日集团激情不再,俱乐部也走到了分裂的路口。胡志军远走上海,其他的主力队员也都走到了职业生涯的尽头。俱乐部也离开了贵阳搬迁至韶关,在这里球队彻底沉沦了。整个赛季球队仅仅拿到过两场胜利,球队非常干脆地再一次降级。而这一次,也成了松日集团决定退出的契机。

降级后,2000年11月26日广州松日宣布退中国足坛。从成立松日足球队到亲手解散,潘苏通玩了六年足球,扔进去一个亿。因为渝沈悬案,原本保级无忧的松日居然被人做掉,这使得此后的潘苏通变得敏感而易怒,足球于他而言仅仅是一种不甘的挣扎。中国足球此前有过前卫寰岛连升三级的纪录,松日却填补了连降三级的空白。这是潘老板人生经历当中的奇耻大辱,作为一个生意人,球队最后都没有卖出去,就地解散,血本无归。

那个时候的潘苏通也许没有想到,数年之后,他能有百亿身家。潘苏通与王健林不同,离开足球圈后,就从此绝口不提足球。在一次在产品推介会上,有好事的记者也想让潘苏通再谈谈足球,他的回答倒是干脆:“我不懂足球。”

责任编辑: 中场大师诺切里诺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曼联
  • 11
  • 3
  • 3
  • 36
  • 2
  • 利物浦
  • 9
  • 6
  • 2
  • 33
  • 3
  • 曼城
  • 9
  • 5
  • 2
  • 32
  • 4
  • 莱斯特城
  • 10
  • 2
  • 5
  • 32
  • 5
  • 埃弗顿
  • 10
  • 2
  • 5
  • 32
  • 6
  • 热刺
  • 8
  • 6
  • 3
  • 30
  • 7
  • 南安普顿
  • 8
  • 5
  • 4
  • 29
  • 8
  • 阿斯顿维拉
  • 8
  • 2
  • 5
  • 26
  • 9
  • 切尔西
  • 7
  • 5
  • 5
  • 26
  • 10
  • 西汉姆联
  • 7
  • 5
  • 5
  • 26
  • 11
  • 阿森纳
  • 7
  • 3
  • 8
  • 24
  • 12
  • 利兹联
  • 7
  • 2
  • 8
  • 23
  • 13
  • 水晶宫
  • 6
  • 5
  • 7
  • 23
  • 14
  • 狼队
  • 6
  • 4
  • 8
  • 22
  • 15
  • 纽卡斯尔联
  • 5
  • 4
  • 8
  • 19
  • 16
  • 伯恩利
  • 4
  • 4
  • 8
  • 16
  • 17
  • 布莱顿
  • 2
  • 8
  • 8
  • 14
  • 18
  • 富勒姆
  • 2
  • 6
  • 8
  • 12
  • 19
  • 西布朗
  • 1
  • 5
  • 11
  • 8
  • 20
  • 谢菲尔德联
  • 1
  • 2
  • 15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