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专栏】德国人“慢半拍”的抗疫模式下 联赛还能重启吗?

2020年03月26日 10:46:58  编辑:晴空

本周二的视频会议过后,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在新冠疫情面前再度作出妥协,建议将德甲、德乙联赛至少延期至4月30日——作为五大联赛中最后停摆的国家,德国足坛此前只是宣布联赛暂停至四月的第一个周末。如今随着疫情不断肆掠,这份乐观自信显然不再具有现实意义,甚至此次延缓决定看上去也只是一个暂时做法,毕竟,开启自我纠错模式的德国本土也难以相信本土联赛可以如期回归。


未雨绸缪,德国人最初乐观且自信

面对看似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德国在初始阶段的乐观自信其实不乏原因。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网络上流传的“德国良心下水道”?大意是说,某年全国普遍遭受城市内涝的情况下,唯有青岛安然无恙,原因是德国人一百多年前给青岛设计了完善的排水系统,甚至每隔一段就有一个邮包,里面装有图纸和修复工具,即使未来出现故障也可以及时得到修复方法和材料。


虽然这只是一个“段子”,不过在符号学看来这种神话就像社会心理的表征。除了自身就像属于游戏中的“easy”模式,德国这个国度在世人眼中俨然就是高效有序、严谨匠心的代名词,特别是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经济基础上的未雨绸缪、精心规划,让德国在卫生等各个领域自然充满自信和乐观。

早在2005年,也就是SARS病毒过后仅2年,德国联邦卫生部就首次颁布了国家流行病计划,包括向大众提供最新信息、实施义务性汇报、关闭公众场所、禁止集会和大规模活动、隔离措施、公众场所消毒、增加医院病房、设立危机小组等内容,并且每隔两年便更新一次且每个州也都有自身的具体计划。


当然,这套国家流行病计划并非针对新冠疫情而准备,甚至已经放在抽屉里长达15年了。在德国人看来,这套计划永远只是摆设才是最好的结果,然而当此次疫情在今年真正开始侵袭德国时,这种未雨绸缪下的提前布局和应急预案其实让如临大敌的德国其实早已做好充足准备,就像德国足球在赛场上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


不仅如此,德国强大的卫生资源在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统计数字显示,整个德国拥有2.8万张重症床位,其中2.5万张带有呼吸机(全英国只有4000张ICU病床)。德国还建有全国性数据库,所有医生、医院以及个人,都可以查询哪里还有为病人提供给呼吸机的重症监护床位,而每家医院和诊所必须随时上报目前可调度的床位数量。


同时,德国还拥有一套分布广泛且高效的实验室制度,且有执照的实验室都有进行病毒检测的资质。早在中国科学家于今年1月破解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后,德国就已准备好相关检测和诊断所需关键信息和材料,并为世界多国组装了新冠检测的试剂盒。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德国每天可以做1.2万次新冠病毒检测,这让德国的检测系统得到了世卫组织的高度评价。

这就不难理解,当德国在巴伐利亚州于1月27日出现第一例新冠确诊病例后,哪怕与他有接触的人群中相继出现16位确诊患者,无论预案(计划)还是设备均已做好准备的德国在迅速启动防疫体系后,很快便掐灭了这颗小火苗,而这次欧洲首例人传人病例就如此简单且迅捷的消除了。


此后,本次疫情于欧洲传播的初期,德国也一度保持较早出现病例但长期零死亡的成绩,直至3月9日才出现首个死亡病例。最新数据显示,德国累计确诊感染达到37949例,但是仅有死亡187例,0.49%的死亡率远低于相近的欧洲国家。要知道,已经成为疫情重灾区的意大利早就采取封城等措施,但是死亡率近乎是德国的20倍,这让部分媒体一度怀疑德国人的数据“造假”。

盲目自信,德国人错过最佳防疫期

无法否认的是,纵然持有未雨绸缪的姿态和精心规划的布局,人类在严重的疫情面前依然只是渺小的存在。这个例子或许并不恰当,就像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拥有全世界最好的队医——拥有“神医”称号的沃尔法特博士,但是依然无法阻挡伤病潮在每个赛季的如期而至。显然,“神医”可以为伤员提供精准诊治和及时康复,却无法阻挡球员在球场上遭遇不知何时便会出现的重伤。


因此,德国的防疫体系看上去已经足够完美,依然无力阻挡在全世界彻底爆发的疫情于德国本土不断蔓延。更为致命的是,前期的各项数据和化险为安,加之在整个欧美领域流传“新冠疫情不过比流感严重一点”的错误观念,让德国人在此次疫情面前显得过于盲目自信,不仅错过了中国付出巨大代价所争取的最佳防疫期,甚至让自己陷入了巨大的疫情漩涡之中。


“实话实说,我们对此(疫情)的反应不能太过度。疫情对一支由完全的运动员组成的球队来说,即使我不是病毒学专家,我也会觉得这不是太严重。”这是多特蒙德CEO瓦茨克此前的一次公开发言,由此不难看出德国国内早期对新冠疫情的疏忽乃至无视,而这个国家此后面对严重疫情的每一步不是彻底踏错,就是慢了半拍。

来到2月24号,意大利突然新增上百病例,死亡6例。就在同一天,德国小镇海因斯贝格的一位男性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后确诊感染新冠。由于这位患者此前参加过狂欢节,这让当地的病例数量此后几乎翻倍增长,而当地长官则表示说“传染链已无法追踪”。就从此时开始,德国的第二轮新冠疫情彻底爆发了。


遗憾的是,更早爆发严重疫情的意大利此时已经进入危机状态,然而佛系的德国人什么都没做,旅游警告、入境检测、自我隔离一个也没有。要知道,德意两国边境的最近处距离仅60多公里。当意大利发布北部“封城”的新闻后,大量意大利人从北部“逃往”德国,而德国就这么默默看着,于是更多的病例就这样自意大利轻易传播而来。


3月初,疫情已经在整个德国扩散蔓延,德国政府开始呼吁各地取消1000人以上的活动,但这一切做法在“乐观”的德国人看来毫无必要。例如3月9号,曼海姆音乐学院居然举办了一场999人的音乐会,检票员数着人头让观众入场,还给“多余”的观众办理了退票。更荒唐的是,1400余名医生还在3月初于科布伦茨开起了急诊救援讨论大会,热闹的会场进一步传递出错误的信号。


在如此错误道路上,德国国内的盲目乐观甚至渐渐成为一种傲慢,例如,电视新闻报道“意大利的封城限制措施没起作用”。此外,主流观点还把口罩视为“公敌”,连卫生部官方给出的指导意见都指出“现在没有足够证明显示,健康的人可以通过戴口罩以降低被感染风险。”还有专家说,“外科口罩的作用就与丝巾的过滤功能相当。”于是,在德国佩戴口罩的华人不断遭遇不公平对待,甚至还因戴口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遭到报警。


来到足球领域,这股佛系的“放飞自我”同样明显。就在多特蒙德于三月中旬赴法国在空场情况下完成与巴黎圣日耳曼欧冠赛事时,RB莱比锡却在数万名现场观众的助威声中3-0击败了来访的欧冠对手热刺。几乎同一时间,门兴和科隆的“莱茵德比”补赛虽然成为德甲历史首场空场进行的比赛,却不想数千名门兴球迷赛后在球场外的庆祝活动让空场完全失去了意义。


其实,此前就在3月9日,德国足球职业联盟曾发布关于新冠疫情的公告,声称“德甲和德乙联赛的俱乐部将继续与当地的负责部门密切沟通,制定之后比赛日的安排。同时毫无疑问,本赛季要像计划中的一样,在5月中旬结束,由此确定升降级名额和欧战球队。”此后,哪怕五大联赛的其他四国均已停摆,职业联盟还曾试图在该周末完成德甲第26轮赛事。


此后哪怕职业联盟在最后时刻叫停了德甲、德乙赛事,多特蒙德的一个球迷团体还是在原定的“鲁尔德比”比赛日组织了约30名球迷到球场前。其中,一名球迷甚至表示:“取消(德甲)比赛的做法是很愚蠢的,不过我们还是想到球场前来合个影!”

亡羊补牢,德国团结应对挑战


三月中旬的德国足坛,其实若不是多名球员在赛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德国足球职业联盟恐怕不会在第26轮赛事开赛前几个小时才宣布“停摆”。据分析,汉诺威官网一度表示德国首位确诊的球员许伯斯是在赛后的某个活动中感染,然而随着另一位汉诺威球员霍恩,以前此前德乙联赛对手纽伦堡的球员纽伦贝格几乎同时确诊,由此证明球员完全存在比赛时交叉传染的可能。


如同德国足坛终于在新冠疫情前作出妥协,德国人此时才开始发现这股已在全球彻底爆发的疫情远比想象中更为严重和恐怖,而德国的感染人数此时正坐着火箭不断猛涨:3月1日,德国只有60例确诊患者。来到3月9日,就是那场999名观众的音乐会举办时,也是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公告联赛不会停摆时,德国的确诊人数突破了1000人,并首次出现2个死亡病例。再到3月18日,德国的确诊人数突破了10000人。


随着疫情进入爬坡期,德国国内的确诊和死亡人数不断增长,目前确诊人数已经逼近4万人,不仅打破了国内德国医疗不可战胜的神话,也让前期的种种赞誉显得完全站不住脚了。对此,德国人不可能继续盲目的自信下去,渐渐展现出承认错误并及时纠错的意识和能力,就如同这个国家多年来对二战的反思和反省。


这是《明镜周刊》(自称德国最重要的且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新闻周刊)近期刊发的心理学专家斯托克教授的文章,名为《三个关于新冠病毒最愚蠢的言论》,以批判性言论直接抨击了德国一些错误的行为事实:1.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2.我还年轻,病毒不会感染我;3.口罩没有任何用处。


如同这篇颇具影响且带有明显悔意的文章,德国上下如今已经充分认识到此前犯下的种种错误,同时彻底感受到日益严重的疫情让他们必须再度团结和战斗。3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了疫情爆发以来的首次全国电视讲话,“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请严肃对待。自两德统一后,事实上是从第二次大战之后,我们国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如此需要大家团结应对的挑战。”


默克尔的15年执政期间,德国遭遇了欧债危机、难民危机等一系列问题,但除年度新年致辞之外,默克尔从未专门针对任何危机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而这次默克尔史无前例地的电视讲话无疑为整个德国敲响了警钟。更具有警示意义的是,这位德国总理因为曾与一名确诊患者有过接触,同样于22日开始居家隔离,所幸两次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呈阴性,但她依然要在下周初进行第三次检测。


在默克尔发表电视讲话之前,此前还声称“(关闭边境)导致恐惧会产生更大后果”的德国于3月16日终于封锁了边境。此后,德国宣布将该国的疫情风险等级上调为“高度”,各项防疫措施也开始升级,联邦政府提议关闭大量商店、禁止朝拜、学校停课,卫生部门调拨资金,并要求德国医院的重症病床数量加倍,同时允许将疗养院、酒店改造为隔离病房,柏林甚至效仿中国而把展览中心改造为方舱医院……


从此,昔日热闹的德国街头冷冷清清,一些德国人开始戴上口罩。从3月23日开始,德国在全境禁止各种形式、各种地点的‘两人以上的聚会’,有效期将持续至少两星期——其实早在3月20日,德国面积最大的巴伐利亚州便已宣布未来14天居民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就不得出门,成为德国首个颁布“禁足令”的联邦州。


德甲何时奏响《欢乐颂》?

虽然此次疫情应对“颠覆了人们对常态、公共生活、社会共存的认知”,但是知错就改的德国人迅速展现出团结稳重、严谨认真的民族特征。哪怕就在柏林的酒吧收到周六晚必须关门的消息后,依然还有很多人完成了“最后的狂欢”(柏林官方表示有42人在酒吧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当这个国家真正进入全民抗疫阶段,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国民遵纪守法、谨慎应对的普遍姿态。


不仅如此,如同德国已表示愿意接收来自意大利的病人,德国的团结和互助在这场疫情面前同样彰显。纵然在足球领域,我们也看到各支俱乐部纷纷承担社会责任并提供各种服务,球员则以主动降薪的方式帮助球队减轻经济压力,广大球迷更是通过各种捐赠方式与球队共度难关。


此外,德国足坛新生代佼佼者格雷茨卡和基米希还成立了名为“WeKickCorona”(我们踢走新冠)的公益活动,两人首先带头捐款100万欧元,此后胡梅尔斯、罗德、萨内、德拉克斯勒、哈尔斯滕贝格、克洛斯特曼、布兰特、科瓦奇等人也参与其中。该基金目前已筹集数百万欧元,将捐赠给医院购买医疗设备,帮助无家可归的人以及用于献血。与此同时,英媒《太阳报》却爆出英超球员阿里、沃克、马赫雷斯、麦迪逊等人依然彻夜参加派对狂欢的消息……

【德甲联赛积分榜变化图:榜首4度易主 拜仁后程发力】

近期,德国媒体通过社交媒体邀请全德境内的音乐爱好者,相约6点共同演奏贝多芬的《欢乐颂》。不知在强大的自我纠错能力面前,德甲赛场何时可以再度奏响《欢乐颂》呢?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利物浦
  • 27
  • 1
  • 1
  • 82
  • 2
  • 曼城
  • 18
  • 3
  • 7
  • 57
  • 3
  • 莱斯特城
  • 16
  • 5
  • 8
  • 53
  • 4
  • 切尔西
  • 14
  • 6
  • 9
  • 48
  • 5
  • 曼联
  • 12
  • 9
  • 8
  • 45
  • 6
  • 狼队
  • 10
  • 13
  • 6
  • 43
  • 7
  • 谢菲尔德联
  • 11
  • 10
  • 7
  • 43
  • 8
  • 热刺
  • 11
  • 8
  • 10
  • 41
  • 9
  • 阿森纳
  • 9
  • 13
  • 6
  • 40
  • 10
  • 伯恩利
  • 11
  • 6
  • 12
  • 39
  • 11
  • 水晶宫
  • 10
  • 9
  • 10
  • 39
  • 12
  • 埃弗顿
  • 10
  • 7
  • 12
  • 37
  • 13
  • 纽卡斯尔联
  • 9
  • 8
  • 12
  • 35
  • 14
  • 南安普顿
  • 10
  • 4
  • 15
  • 34
  • 15
  • 布莱顿
  • 6
  • 11
  • 12
  • 29
  • 16
  • 西汉姆联
  • 7
  • 6
  • 16
  • 27
  • 17
  • 沃特福德
  • 6
  • 9
  • 14
  • 27
  • 18
  • 伯恩茅斯
  • 7
  • 6
  • 16
  • 27
  • 19
  • 阿斯顿维拉
  • 7
  • 4
  • 17
  • 25
  • 20
  • 诺维奇
  • 5
  • 6
  • 18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