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详解曼联财报命门:疫情亏损2300万比负债更糟心

2020年05月23日 13:55:58  编辑:lucho

文/《The Athletic》记者Matt Slater 翻译/lucho

人这一辈子,唯一能逃不过的几件事无非就是:死亡、交税和全球球迷瞩目下曼联交出一份好看的季度财报。上周四,曼联的新一季度的股东大会召开,同时也再次印证了这一点。实际上,这一季度的财报,直接把人生三要素整理成套餐,一块奉上了。


执行副主席艾德-伍德沃德在公布俱乐部第三季度的财务表现时,先是以一段“深切慰问”开场,他代表俱乐部把这一关切献给那些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失去挚爱的人们,同时也将敬意献给义无反顾的一线工作者。随后,他简单总结了这场大流行病对俱乐部的影响,他说“是曼联142年俱乐部历史上最不凡同时也最具挑战性的时刻。”

财务小组总监理查德-阿诺德接着伍德沃德的开场展开,提醒在场的股东和投资人,他们所信仰的这家俱乐部已经“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次大萧条,一次信用危机和之前的若干流行病”。财务主管巴蒂随后公布了俱乐部的系列营收数据,有盈利的部分,但也有亏损的业务,并且这还是享受了570万镑的税额减让优惠之后的数据,所以情况难言乐观。

尽管如此,报告中也有好消息。


阿诺德接着说:“根据工业数据显示,期间球迷们在曼联俱乐部app应用内的活跃总时长,占到了全球最受欢迎的14家俱乐部的40%。”

虽然这组数据听起来这多少有点遮羞布的意思,但曼联方面的核心意思是,这家俱乐部底蕴深厚、韧性极强。利物浦大学的足球财经专家基兰-马奎尔就表示,曼联的财务数据“和预期的一样好”。

俱乐部该季度的营收收缩了2800万镑后仅为1亿2300万镑,几乎是下降了2成,商业收入增加了200万镑至6860万镑。这得益于曼联伦敦的商业合作团队与吉百利和乐高新签订的两份赞助合约。所以,来自巧克力和玩具的生意好了起来,但转播和比赛日的收入锐减。

自3月13日起,英国便下了禁令,叫停了足球活动,所以比赛日的门票和餐饮收入是可以预见的,同时由于三季度因故推迟的这三场比赛里,只有一场欧联杯是原本要在主场老特拉福德进行的,所以这一方面的数据下滑并不显著,只有260万镑。


但转播方面的损失就要醒目得多,据统计,英超方面与去年同期相比转播收入几乎遭腰斩,降至2600万镑,按曼联在英超的份额核算,曼联这方面的损失将达1500万。

上周的英超碰头会上公布了这一让许多俱乐部“肉疼”的消息。俱乐部方面本计划想办法避免这部分的损失——每年他们能够从BT体育、天空体育等版权购买方收入近30亿。但实际上,转播方对3个月后将在空场内延期举行的92场剩余赛季的比赛热情并不高。所以割肉在所难免。

如果比赛不再重启,那么俱乐部方面退还相关的7亿6200万镑,但实际操作层面上远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转播收入并非均分给20家俱乐部的。赛季排名更高的队伍上电视露脸的机会更多,同时也就能够分得更大的蛋糕,所以这笔钱退还起来也异常复杂。

曼联的会计师们预计俱乐部的退还金额将在2000万镑左右,其中1500万将从第三季度的数据里计除。但同时也要看到,相比去年,曼联今年没欧冠可踢换成了吸金能力平平的欧联杯,并且少踢了两场联赛,这2800万的营收下滑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把所有这些正面的、负面的情况综合后,曼联在这三季度共损失了2290万,伍德沃德方面“丧事喜办”,认为这一数据已经是显著的成就,要是没有疫情冲击,甭管比赛档次如何、对手是谁,曼联方面的赚钱能力应该还是毋庸置疑的。

但在债务一节里,情况同样不乐观,曼联方面的债务激增上亿镑,从原来的3亿打零上涨至4亿2900万镑强。曾几何时,曼联球迷对于债务数据一度无比敏感,稍有膨胀便会拿美国老板——格雷泽家族是问。这家来自美国的投资者自2005年巧取豪夺拿下俱乐部后,竟把收购的费用计入了俱乐部的收支表上。

自那时起,曼联的报表上就常驻着这比巨额债务,因此近来新增加的这部分债务并不是问题所在,核心的债务仍是2015年那笔糊涂账,当时俱乐部低息展期了两笔分别为4亿2500万和2亿2500万镑的债务。这两笔债务的应还款日分别是在2027年和2029年,如果当时俱乐部能够于2010年一把还清,光是贷款利息支出就能节省总额的一半左右。

俱乐部方面将财务支出的增加表述为由汇率波动引起的“纸面上的亏损”,马奎尔运营着一个名为足球价码的博客,也有同名的书和播客,同意俱乐部方面的这一看法,他表示“这些贷款有很强的可操作性,随着利率持续走低,的确会是笔不错的买卖。”

这就是格雷泽家族治下曼联运营状态的缩影:各方面规模都是那么庞大。


你可能对俱乐部的负债现状感到不满,但你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俱乐部同时有着9000万的充沛现金流以及随时可供调遣的1亿1500万信用额,在当前这个开始下行的转会市场,这是一笔可观的购买力。

俱乐部方面维持疫情休赛前二月份时的承诺,拿出1100万镑给股东们分红的决定也惹恼了一部分人,毕竟这个决定又给格雷泽家族带来了800万镑的红利。但同时你也要认识到,正是在纽交所上市同时如约如期给股东们分红,才让曼联能够以较低的利率筹措到资金。

你也可以觉得曼联方面对于数媒团队的作用过于夸大和看重了,但同时你也要对豪掷8000万买下定后防海神针的魄力叹服。

你可以纳闷曼联方面为何要在疫情危机期间拿出3000万来回购股票提振股价,但同时你也要看到,曼联9个月里就能赚其他俱乐部两年的营收。

但不管怎么说,曼联已经7年没尝过联赛冠军的滋味了,现在混在欧罗巴联赛,落后联赛榜首的利物浦37个积分,落后同城对手曼城12个积分,但股东大会倒也不是讨论竞技表现得场合。


一如往常,关键在于分析师怎么看——杰富瑞集团的兰迪和德意志银行的布莱恩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们想知道的主要是关于比赛何时才能重回正轨,与转播商的谈判进展如何,赞助商那边能否保持满意。他们对自己得到的回答感到满意,那么这就足够了。

但对于我们这些旁听的不速之客记者们而言(如同没有买到强强对话比赛门票,只能在体育场外“观战”的球迷),有一个数字值得关注,在公开发布的稿件中没有提到,但是财务官巴蒂却透露了,飞来横祸的2300万亏损。

即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给曼联当季度带来的损失:2300万,实际上这是仅仅被疫情影响了2个周的数据。

好吧,还有1500万镑的退还款,已均摊到余下三季度中,此外还有3场比赛共800万的比赛日收入(这还是只有一场主场比赛的数据),再加上老特拉福德已经彻底关闭谢客,无法进行游览和旅客观光,球迷商店、博物馆、餐厅全部歇业。


想想这些,那就是每周400万英镑的潜在亏损,别忘了并非每家俱乐部都能从全球赞助商那里拿到过半的的营收,也并非每家俱乐部的薪资能占到营收的56%。

伍德沃德承认“我们三季度的数据显示,这场流行病对这家俱乐部部分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接下来本季度的报告中,这一点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前方仍是巨大的挑战,我们可以确定地说,生意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岁月静好’了。”

这句响亮的警告意义深远,不管是谁,不管是对哪家俱乐部,在哪个领域投资了什么,哪怕只是自己的时间,都将要做好准备迎接巨变的新常态。

【曼联英超2000球:99/00赛季全记录!火力全开狂轰97球】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拜仁慕尼黑
  • 20
  • 4
  • 4
  • 64
  • 2
  • 多特蒙德
  • 17
  • 6
  • 5
  • 57
  • 3
  • RB莱比锡
  • 15
  • 10
  • 3
  • 55
  • 4
  • 门兴格拉德巴赫
  • 16
  • 5
  • 7
  • 53
  • 5
  • 勒沃库森
  • 16
  • 5
  • 7
  • 53
  • 6
  • 沃尔夫斯堡
  • 11
  • 9
  • 8
  • 42
  • 7
  • 霍芬海姆
  • 11
  • 6
  • 11
  • 39
  • 8
  • 弗赖堡
  • 10
  • 8
  • 10
  • 38
  • 9
  • 沙尔克04
  • 9
  • 10
  • 9
  • 37
  • 10
  • 柏林赫塔
  • 9
  • 8
  • 11
  • 35
  • 11
  • 科隆
  • 10
  • 4
  • 14
  • 34
  • 12
  • 奥格斯堡
  • 8
  • 7
  • 13
  • 31
  • 13
  • 柏林联
  • 9
  • 4
  • 15
  • 31
  • 14
  • 法兰克福
  • 8
  • 5
  • 14
  • 29
  • 15
  • 美因茨
  • 8
  • 4
  • 16
  • 28
  • 16
  • 杜塞尔多夫
  • 6
  • 9
  • 13
  • 27
  • 17
  • 云达不莱梅
  • 5
  • 7
  • 15
  • 22
  • 18
  • 帕德博恩
  • 4
  • 7
  • 17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