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辽足跌落之谜:老板没钱了 怎么能继续玩足球?

2020年05月23日 14:26:33  编辑:怎么了麦乐酷

熬过了这个正月,甚至过了二月二,辽足也没能逃脱死亡。

从1953年“出生”到2020年“去世”,终年67岁。其实,关于辽足命运的探讨从2月4日上交不欠薪确认表就已经开始了。2月24日,足协给辽足俱乐部最后通牒之后,辽足依然无法上交工资流水证明。只是给足协发了一份情况说明函件,求中国足协能够放一马。可事实上,这个情况非常难。辽足的命运尽管是在今天宣布的,但在3月1日就已经确定了。

职业化开始后辽足就在差钱中

中国欠薪的俱乐部很多,但感觉辽足却是一个老牌资金不宽裕球队。从1994年职业化以来就是这个状态。老资格的球迷可以想想。职业化以前,辽足叫“辽宁东药队”。随后,又与辽宁远东集团联姻。当年的《球报》上有连篇累牍其董事长赵俊华的专访。然后在甲A一年后,辽足却匆忙更名为“辽宁新世界”。1995年在卖掉黎兵、孙卫(曾经的媒体误写为“孙伟”)和徐弢三人后,他们居然降级了,这是辽足“变异”的开始。当年为什么降级?在1995年,辽宁队这些体内的球员们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转会去其他球队可以赚得更多。远东之所以离开,与辽足队员想大幅度提高薪资待遇是分不开始的。

1995年12月,辽足成立了中国足球第一家股份制俱乐部。从此,辽足就不再是那个“辽宁省足球队”了。成立股份制俱乐部,俱乐部的大股东曹国俊是黑龙江人,而他的企业华堂地产公司总部在北京。此时,真正的辽足血统就是辽宁省体育技术学院的20%股份。

期间尽管有“辽小虎”1999年甲A差一点拿下冠军,但“折腾”也正式开始。接下来,辽足卖人都是小事,大事是他们一度主场迁徙到北京,还因为经营不善一度进入“健力宝系”。其实,辽足稳定下来是到2006年(网上误传是2008年),也就是宏运集团(2700万购回股权)入主之后。原来辽足混乱的股权清晰了,那就是宏运为大股东,小股东是辽宁省体育运动学院。俱乐部名称依然是“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并未加上“宏运”二字。

在这期间辽足可以被认为是潮起潮落。期间虽又经历了一次降级,但马上回归。2011年甚至还拿到过中超第三。可随这宏运集团式微,辽足就越来越难过了。2017年中超降级,2018年开始爆出大面积且长时间的欠薪新闻。从2018、2019赛季都是压哨前才能解决欠薪问题。

到2020赛季年初,辽足玩不转了。大股东拿不出来钱,小股东也不出手,这样俱乐部就只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中国足球第一黑店”还能缺钱?

在中国足坛,俱乐部的兴衰均与背后的企业有关。宏运集团刚刚接手辽足时,俱乐部过了一段好日子。那一段辽足的工资不高,但却依仗其强大的后备力量,一直能够在中国足坛长袖善舞。

其实,2008年宏运集团才正式开始经营辽足,第一年他们就请来了曾经是慕尼黑1860的名帅、德国“狮王”洛兰特。当时的中国足坛能请来这样的人物,一定是一个大新闻。可是……老辽足回忆:“那时候我们不是赚钱多少,而是能够按时发。”不过在2008赛季球队却又降级了,可一个赛季后就回来了,这还是因为实力使然。

随后的日子中,于汉超、杨旭、杨善平、戴琳们的崛起,辽足在2011赛季拿到了中超第三杀进亚冠。可在2012年2月他们却宣布退出亚冠,原因其实都有点可笑——需要打附加赛,附加赛输了必须打没有出场费的亚洲俱乐部杯。当时就有人说,辽足实际上就是差钱了。

2013年开始,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在这一年宏运主导的辽足做出了两个重要的转出决定——于汉超被送到大连阿尔滨,杨旭被卖到山东鲁能,他们二人的转会费分别是430万和245万欧元,这意味着辽足在这两笔转会上就套现半亿。从此,辽足就被扣上了“年年靠卖血生存”的帽子,正面的说法是“中超第一黑店”。一位熟悉辽足的媒体人解读:“球迷不解,你宏运集团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不投入?实际上,对于辽足这样的小俱乐部来说卖人,然后培养人,再卖人,这是一个俱乐部的良性发展的生存之道。说实话,在能卖人的赛季,辽足甚至有盈余。”2018年12月肇俊哲在离开辽足后,甚至在微博上披露,这些年宏运就投入过三亿。这个数字显然是并不准确的,宏运投钱不多,但3亿一定不止。实际上,随着中超投入的逐年增加,巨大的人员开支间接压垮了辽足,卖人那点钱填不饱肚子。

下面统计的辽足七年卖出身价超50万欧元的球员名单——

时间:从2013-2019赛季

于汉超:430万欧元

杨旭:245万欧元

金泰延:828万欧元

孙世林:820万欧元

杨善平:410万欧元

张鹭:980万欧元

丁海峰:710万欧元

胡延强:657万欧元

杨帅:200万欧元

冯伯元:230万欧元

石笑天:260万欧元

总计:达到5770万欧元,折合4.38亿人民币。

4.38亿这个数字很容易让人眼红,但实际上这是7个赛季所得,平均一个也不过是6200万人民币。从2013-2017五个赛季辽足在中超,6200万+足协不等的分红,总计1亿人民币的收入,显然是不够打中超的。据了解,尽管球队2018赛季打的是中甲,但球员的合同都是中超合同,辽足俱乐部的各项开支总额还是要到2亿左右,这意味着股东不投入是不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宏运集团将辽足卖人的钱自己都花了,这个说法显然是不准确的。即使在2019赛季,辽足的工资降低了,但整个赛季的运营费用(一线队球员工资奖金依然是大头)还是达到了1亿元,可到了中甲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其他额外收入了。其实,外界看到了这些钱的入账却并没有考虑到出账。

2016赛季辽足花1300万欧元买进了尼日利亚前锋乌贾,同时200万欧元买进阿萨尼,两人一共就花出转会费为1500万欧元,其中还不包括工资。同时在开工资都难的情况下,辽足打中超还欠下了重税,他们是辽宁省“第一欠税大户”。 

辽足卖人最凶的2016和2017赛季,辽足的老板王宝军出事了。2016年9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辽宁省人大选举产生的部分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的报告,确定了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这其中就包括宏运集团董事长王宝军。老板有问题了,那么足球俱乐部能活得很好。这一点辽宁球迷普遍不满,他们甚至认为,“宏运是辽足的蛀虫”,他们在一点点毁掉辽足。



辽足要依托沈阳进行最后一搏

王宝军出事后,宏运集团开始由辽足俱乐部总经理黄雁接手。这次上调集团,被认为是王宝军“托孤”。在王宝军入狱一年半的时间内,集团的业务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辽足仅是集团的一个子公司,他们更不能被重点考虑。王宝军出事后,辽足签下的战略合作伙伴TCL也结束了和辽足的合作。辽足在2017年“开新&辽宁足球俱乐部战略合作发布会”召开,传说开新斥资8800万元赞助辽足球衣胸前广告,并冠名“辽宁沈阳开新足球队”。但遗憾的是,开新二手车不久之后就出现了门店关停、店员讨薪等情况,合同中的赞助款项难以落实。两大金主退出了,辽足想活只能靠自己。

光靠卖人以及足协分红是难以自给足的,为了让自己能都更好地吸纳外部资金,辽足走上了哪里给钱就去哪里打场之路。一度辽足的主场就在辽L——盘锦。常年主场打游击造成了辽足影响力下降。在2016年,辽足与“省会”沈阳市签署合作协议,球队正式将主场放在这里,球队名称加入“沈阳”二字,然后沈阳市给予辽足资金上的支持。据说一年将可以达到5000万+的水平。尽管这些钱是不够球队生存的,但对辽足来说这是一笔救命钱。可从2016-2019年这样的救命钱一直也没有全部到位,四年一共只到位8000万,连总额的一半都没有达到。这样辽足在2019年除了一月份发过奖金外,辽足至今欠薪已超过12个月。

辽足俱乐部知道他们亏欠球员,对于他们来说只有通过注册关,接下来俱乐部才能偿还工资。可球员认为,我现在不逼你,你就还会继续拖下去。也许球员们没想到,俱乐部在因为欠薪失去注册资格后,所有球员都将变为自由身。这意味着俱乐部最重要的资产全部变为零,在辽足俱乐部本身没有类似基地这样的固定资产的情况下,俱乐部破产也没法偿还那些欠下的工资。

知情人士透露,队员们之所以和俱乐部“死磕”,原因他们认为辽足为落实沈阳市的政策一定会解决欠薪问题的。可事实上,在2月28日足协的最后通牒后,辽足大股东已表达了无能为力。辽足根本就不是欠薪一件事,他们的欠税金额超过了4亿。延边富德欠税两亿都破产了,辽足能比延边多点什么呢?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拜仁慕尼黑
  • 20
  • 4
  • 4
  • 64
  • 2
  • 多特蒙德
  • 17
  • 6
  • 5
  • 57
  • 3
  • RB莱比锡
  • 15
  • 10
  • 3
  • 55
  • 4
  • 门兴格拉德巴赫
  • 16
  • 5
  • 7
  • 53
  • 5
  • 勒沃库森
  • 16
  • 5
  • 7
  • 53
  • 6
  • 沃尔夫斯堡
  • 11
  • 9
  • 8
  • 42
  • 7
  • 霍芬海姆
  • 11
  • 6
  • 11
  • 39
  • 8
  • 弗赖堡
  • 10
  • 8
  • 10
  • 38
  • 9
  • 沙尔克04
  • 9
  • 10
  • 9
  • 37
  • 10
  • 柏林赫塔
  • 9
  • 8
  • 11
  • 35
  • 11
  • 科隆
  • 10
  • 4
  • 14
  • 34
  • 12
  • 奥格斯堡
  • 8
  • 7
  • 13
  • 31
  • 13
  • 柏林联
  • 9
  • 4
  • 15
  • 31
  • 14
  • 法兰克福
  • 8
  • 5
  • 14
  • 29
  • 15
  • 美因茨
  • 8
  • 4
  • 16
  • 28
  • 16
  • 杜塞尔多夫
  • 6
  • 9
  • 13
  • 27
  • 17
  • 云达不莱梅
  • 5
  • 7
  • 15
  • 22
  • 18
  • 帕德博恩
  • 4
  • 7
  • 17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