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辽足最后的135天 其实一切在2月28日就已经确定了

2020年05月23日 16:46:33  编辑:怎么了麦乐酷

2020年2月3日,辽足上交了不欠薪确认表,随后关于这支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以前成绩最突出的俱乐部的争论也已经开始,直到5月23日,中国足协取消他们的中甲准入申请,这意味着有67年历史的著名球队就此终结。一位内部人士表示:“辽足已是已经病入膏肓的病人,足协宣布就等于他们正式结束了呼吸。”其实关于辽足命运的讨论,应该是从1月10日开始,因为那一天辽足高层到了球队,希望他们能够签字。从那一天开始到5月23日,一共有135天,这期间一切都有希望挽回,但没能挽回。



从1月13日到2月13日,可以说是双方拉锯的第一阶段。这一个月,辽足和队员一直在沟通,只是没有结果。足协原本规定的上交工资确认表的日期是1月15日,当时还要求上交银行流水对账单。可是事实上,最终这样的流水单并没有算作上交材料中的必选项。去年12月,辽足虽然抵达广东进行冬训,但因工资未发放,导致队员的训练热情不高,人心思动。教练组没有办法,告知想走的队员可以离开。足协规定欠薪三个月就是自由球员,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全部是自由球员。为通过准入关,1月10日开始,辽足俱乐部高层找队员进行一对一沟通,希望他们体谅俱乐部难处,并且承诺“只要政策下来,有钱就一定发工资”。可直到1月15日,这样的沟通都没有取得全面同意的结果。希望锻炼的年轻队员全部授权。不过,包括老将张野、吕伟和宋琛等6名队员迟迟不签字也不授权。他们认定,只要俱乐部不给工资是一定不签字。


在1月14日,辽足制作工资确认表,在得到部分授权后,辽足俱乐部代签。与不授权签字的队员沟通到1月15日下午。在沟通中,不签字运动员认为,辽足俱乐部言而无信,多次相信后却还是什么也没有得到。俱乐部也明确讲清其中的利害关系,那就是如俱乐部最终无法通过足协准入审核,俱乐部只能走破产一条路。这样俱乐部没有了,同样你们的工资通过破产清清算程序是要不回来的。毕竟辽足无基地,所有的一切为租用,俱乐部账面上并没有什么破产清算可以变卖的东西。1月15日下午4时,就在僵持是不是要代签,按时交表的时刻,足协新通知来了,那就是延迟到1月31日再上交确认表。此前,包括辽足、广东、北体大等多家俱乐部与足协沟通表达了自己的实际困难,最终才有了延期决定。可事实上,延期半个月的意义并不大,因中间有一个新年假期,辽足去找到可用资金的可能性依然很小。此时,只能继续和队员进行沟通。


后来足协在微信群内通知,工资表上交日期延迟到2月3日,辽足又赢得了沟通时间,但沟通非常艰苦。即使俱乐部提出,帮助我们通过这个注册关口,我们保证一个时间内兑付工资,队员依然未能同意,所以就有了2月3日那个上交的代签表格。其中,表格被代签有一个证据是“徐友刚”变成了“徐有刚”。实际上,徐友刚是申花租借球员,工资是申花发放,辽足给他代签也非常正常,只是疏忽大意闹了笑话。


在足协公示了工资确认表后,不签字的球员就第一时间向足协打电话表达了自己态度。随后,张野等六名队员写了一封申诉信表示辽足并未发工资,签名都是代签。接到申诉后,足协也进行核实。辽足方也做了解答。如严格按照标准,辽足将肯定被取消注册资格。不过,现在辽足是有积极态度来解决问题,并且理由是因沈阳市的政策还未到位,希望足协也能够考虑实际困难。自诩为“足坛吹哨人”的容大董事长孟永强表示:“辽足如果解散,是中国职业足球的重大损失,不亚于当年大连王朝的沉没;足球运动需要文化建设,而辽足是中国足球文化的代表之一,无形资产大于有形资产。足协应该充分发挥拯救功能,不能只向钱看,怕麻烦。”足协其实也有这方面的考虑。那时的局面非常简单,队员不撤回申诉信,辽足就需要交银行流水凭证。辽足根本拿不出来。这样,辽足就将告别中国足坛,同时队员也将要不回来工资,这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可直到足协的这份工资表在2月13日公示结束,辽足也未能有补发工资,也未能让7名告状的队员撤回举报信。中甲、中乙造假的俱乐部很多中国足协如果处罚显然是点狼狈。


2月25日,足协给包括辽足、淄博蹴鞠、保定容大、湖南湘涛和云南昆陆五队发去了最后通牒告诉他们在28日之前必须完成工资的补发工作。不过,到了28日,只有辽足和保定容大没有交上相关凭证。辽足交了一份“情况说明”。其核心含义是辽足有悠久的历史,现在拖欠工资是因为大股东是在拿不出来钱,如果能通过准入将一定可以补齐欠薪……事实上,这确实是足协给的最后机会,5月23日公布的准入名单中,2月28日还清了工资的都是获得了准入。当然,按照足协原来的规定,他们都是不合格的。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从3月份开始大家都知道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俱乐部的员工在找下家,而球员们也在找下家。”包括队长桑一非,带头讨薪的张野去找队去试训了。3月24日,以张野、张天龙、孙兆靓等为代表的6名球员集体来到辽宁省体育局,请求体育局协调辽足俱乐部欠薪问题。可是他们并未见到直接领导,也可以说这一次的行动等于没有结果。实际上,此时辽足大股东已经明确了俱乐部走破产清算程序,一切等足协的通知开始。4月份关于欠薪解决和辽足命运也没有消息,俱乐部和球员之间也没有接触。期间,只有孙兆靓发声,自己没有拿到工资却被俱乐部给报税了。时任俱乐部总经理黄雁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他介绍当时报税是因为俱乐部有信心将拖欠球员的 工资全部补上。其实,辽足的命运在2月28日就已经确定,一直未能公布就只有一个原因——天海的是不是能坚持下去。在天海正式退出后,一切都已经有结论。深圳回归中超,中甲要扩军到18支球队。


当5月23日,公布了最终的准入通知后,辽足的命运也确定了,对很多人来说也是解脱了。辽足生于1953年,卒于2020年。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拜仁慕尼黑
  • 20
  • 4
  • 4
  • 64
  • 2
  • 多特蒙德
  • 17
  • 6
  • 5
  • 57
  • 3
  • RB莱比锡
  • 15
  • 10
  • 3
  • 55
  • 4
  • 门兴格拉德巴赫
  • 16
  • 5
  • 7
  • 53
  • 5
  • 勒沃库森
  • 16
  • 5
  • 7
  • 53
  • 6
  • 沃尔夫斯堡
  • 11
  • 9
  • 8
  • 42
  • 7
  • 霍芬海姆
  • 11
  • 6
  • 11
  • 39
  • 8
  • 弗赖堡
  • 10
  • 8
  • 10
  • 38
  • 9
  • 沙尔克04
  • 9
  • 10
  • 9
  • 37
  • 10
  • 柏林赫塔
  • 9
  • 8
  • 11
  • 35
  • 11
  • 科隆
  • 10
  • 4
  • 14
  • 34
  • 12
  • 奥格斯堡
  • 8
  • 7
  • 13
  • 31
  • 13
  • 柏林联
  • 9
  • 4
  • 15
  • 31
  • 14
  • 法兰克福
  • 8
  • 5
  • 14
  • 29
  • 15
  • 美因茨
  • 8
  • 4
  • 16
  • 28
  • 16
  • 杜塞尔多夫
  • 6
  • 9
  • 13
  • 27
  • 17
  • 云达不莱梅
  • 5
  • 7
  • 15
  • 22
  • 18
  • 帕德博恩
  • 4
  • 7
  • 17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