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两日制比赛:最后的王朝盛装

2020年07月5日 11:16:37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日本本因坊战决战第四局中,挑战者芝野虎丸九段长考1个半小时,而后选择下边盘冲断。这手棋也成为逆转之钥。“令和三羽乌”之首芝野虎丸终于遭遇被零封的厄运。


长考1个半小时,这几乎只有在日本两日制比赛中才能见到的一幕。当今世界棋战,两小时制已成主流,一手棋长考1个半小时,这后边的棋还怎么下?也只有在古董一般存在的两日制下,每方8小时的保留时间里,对局者才能不吝时间长考,1978年日本第二届棋圣战决战第五局,背水一战的藤泽秀行棋圣长考2小时57分钟,想出一着屠龙必杀技,屠戮了挑战者加藤正夫九段的百目大龙,在悬崖边上立足。

这样的长考在今天的对局中已不可能重现了。首先当然是对局用时限制,容不得这样长考;其次是AI时代,对局者无论怎样的长考,答案其实早已明了,长考变得没意义。

以两次“人机大战”为标识,围棋步入AI时代,尽管棋手们面对的还是一方棋盘,但思维、着法均与传统有着天壤之别,如今的定式、布局相当于都有了一个标准题答案,棋手们平时的训练一如备考,实战即如高考,比拼的是平时用功积累,再去冥思苦想只是徒耗时间,而且,此举只会使己方愈发被动。

当今一线棋手们的训练量远超过去,即便是柯洁这样的“第一人”,也不敢丝毫减少训练量,如今他还有一天八盘棋的网络对弈强度。为的是熟悉各种AI时代的超级变化,否则到了正式对局之时,根本没时间去想透彻。一如李喆七段所言,每当对手落子如飞、对一切变化似乎烂熟于心时,对局者心理上受到的打击比棋盘上遭遇的打击还要大得多。

两日制不仅是一种赛制,还浓缩了日本传统的审美意识以及对艺术追求的无上期待,这也是仅有棋圣、名人、本因坊三大棋战决战才实行两日制的缘由所在。赵治勋九段形容:两日制棋赛完全是一个独特的世界。出发到地方都市去,一头扎进饭店,两天里和对手角斗,对局者就这样被带进一个人为的与世隔绝的空间。条件齐备的与世隔绝的空间就是要求对局者竭尽全身心的力量去厮杀。吃、住、封棋、一夜的睡眠……一盘棋要横跨两天。这本身就说明不仅是脑力的竞争,应该说是全身心的厮杀。”

“两日制棋战是一部故事片,这里总是弥漫着日本特有的审美意识,还有对两天时间在密封空间里的创造成果的期待。可以说,这是日本文化固有的特征。”不过,赵治勋也坦承:“两日制也不是从很早以前就有了的习惯,请不要产生其古来就有的错觉。”

产生于慢生活时代的两日制比赛今天已失去了所有存在的根基,尤其是在日本棋手15年来都未能获得一项世界冠军的现实中,但日本向来是一个孤悬的存在,传统与守旧并无明确界限,艺术与竞技犹如车之两轮,日本还有财力支撑,哪怕两日制已是皇帝的新装,也会继续游戏下去。

点击进入棋牌频道 看更多精彩资讯视频>>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广州恒大淘宝
  • 3
  • 0
  • 0
  • 9
  • 2
  • 江苏苏宁易购
  • 2
  • 1
  • 0
  • 7
  • 3
  • 山东鲁能泰山
  • 1
  • 1
  • 0
  • 4
  • 4
  • 深圳佳兆业
  • 1
  • 0
  • 2
  • 3
  • 5
  • 上海绿地申花
  • 1
  • 0
  • 1
  • 3
  • 6
  • 河南建业
  • 0
  • 1
  • 1
  • 1
  • 7
  • 大连人
  • 0
  • 1
  • 2
  • 1
  • 8
  • 广州富力
  • 0
  • 0
  • 2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