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亚冠折射本土球员质量 进军世界杯终究只是梦一场?

2020年12月14日 07:44:47  PP体育 | 崔肥佬

随着北京国安队在亚冠联赛东亚大区1/4决赛被韩国蔚山现代队以2比0击败,代表中超出战今年亚冠联赛的“BIG 4”已经全军覆没。四强中只有两支球队获得了小组出线权、一队进入到亚洲八强,这可以说是近些年来中超在亚冠联赛中最差的一次。尽管受到疫情等客观因素的影响与冲击,中超球会在今年亚冠联赛中的表现未必就具有代表性,但是,随着中国本土球员的水准只降不升,加上中超限资、限薪等政策的出台,外界普遍感觉到:中超在亚冠联赛中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或许,类似像恒大夺取亚冠的场景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很难再见到。这并非危言耸听。


本土球员差距愈发明显

不过,抛开各种客观因素,单就竞技水平层面而言,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超四强中的本土球员因为整体质量与整体实力较往年相比呈下降之势,特别是在与韩、日、澳等本国球员的较量中展现出的差距越发明显,因而,即便是有众多超级外援压阵,但中超球队在亚冠赛场上的竞争力也已经无法与以往相比。因此,中超球会想要重现当年广州恒大队问鼎亚冠的场景,恐怕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很难再现。

记得在2013年广州恒大队第一次问鼎亚冠联赛冠军之前,笔者当时曾有过这样的一个判断:即以广州恒大为代表的中超球会夺取2013年亚冠联赛冠军是最好的时机,而且未来10年之内,中超球会恐怕很难再有所作为。此言一出,曾引起过广泛争议,甚至引来以广州恒大为代表的球迷们的猛烈批评。而至2015年,当广州恒大队二度问鼎亚冠时,恒大球迷们更是将两年的那个观点“翻出来”再度展开声讨。


但实际上,笔者之所以在2013年作出那样的一个判断与预测,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当时对中国本土球员情况的一个判断与预测。一支球队想要夺取冠军,首先是需要拥有一批相当优秀的本土球员作为基石,然后再引进三四名超级外援,使得球队的整体实力与水准在亚洲范围内达到某种高度。广州恒大队之所以能够夺取亚冠,关键在于其介入中国足球之后,采用高薪政策将一批当打之年的中国本土球员集中到自己的账下,然后再引进了穆里奇、孔卡等这样当时在亚洲称得上一流的外援。在2015年能够二夺亚冠,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当年夏天引进了像保利尼奥这样更高级别的外援,在外援方面进行了“升级”。而之所以说恒大的“模式”是“不可复制的”,甚至即便是恒大自己也无法复制自己的成功“模式”,根本就在于中国国内的年轻球员、后备人才根本无法与像郑智、孙祥等留洋归来的球员,以冯潇霆、赵旭日等为代表的85年龄段最后一批征战过世界大赛的球员,以及于汉超等为代表的、具有冲击亚青赛冠军实力的87年龄段球员等所组成的那一批球员相比

时至今日,当广州恒大队开始以95年龄段球员为主征战时,球队在今年的亚冠联赛小组赛中未能出线,固然有小组赛末仗被韩国水原三星队与日本神户胜利船队联手“做掉”的嫌疑,但根本恐怕还是现在队内的本土球员质量根本无法与当初为恒大打天下的那一批老队员相比。所以,包括恒大在内的中超四强未能在今年的亚冠赛场上有所作为,恐怕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比较能够说明问题的,恐怕就是北京国安队。



根据亚足联所提供的技术统计, 北京国安队在今年的8场亚冠联赛中,“传球”方面总次数为4758次,截止到东亚区决赛展开之前,名列亚洲各队之首。这应该说是一个相当漂亮的数据,但场均传球为595次,并非亚洲最好,场均传球次数最好的是日本的神户胜利船队,为609次。但是,当我们将国安队的传球次数进行细化时,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即在东亚大区的决赛展开之前,在“个人传球”方面,排名占据亚洲前十位的球员中,北京国安队有四人上榜,包括暂时排名第二位的比埃拉(494次)、排名第四的费尔南多(434次)、排名第九位的奥古斯托(420次)以及排名第十位的金玟哉(407次)。


仅这四名外援的传球次数就达1755次,占全队总传球次数的36.89%。国安队场上11名球员,超过1/3以上的传球都是由四名老外完成,这不是恰恰折射出本土球员“质量”之弱?当国内球迷特别是国安球迷一再对金玟哉表达微词,特别是在对阵蔚山现代队因为手球而被判罚点球时,国安球迷对金玟哉的“愤怒”甚至愤怒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可是,金玟哉是目前为止进入传球榜前十名中唯一一名中后卫。设想一下,假设国安队中的本土球员有足够的传球能力、能够达到与当年恒大队问鼎亚冠时队内那些中国本土球员的水准,恐怕国安队应该不止于仅仅进入到八强之中!这个事实,恐怕根本就无需展开讨论与争执的。

传接球能力最体现差距

前面提到了北京国安队的传球数据。之所以以“传球”数据来进行说明,根本一点就是足球场上最最基础的就是“传球”,如果球员连球都传不好、接不好,谈再“高大上”的战术意义又何在?今年的亚冠联赛实际上是将中国本土球员与韩、日、澳等本土球员之间的差距更更一步而全面地显现出来了。

由于受到疫情以及伤病的影响,加上采用赛会制,中日韩等多支球队很多场次都以“全韩班”、“全日班”以及“全华班”的方式展开。于是,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中国本土球员与韩国或日本的本土球员之间的较量也就显得更为令人刺目。譬如,上海申花队前三轮比赛中基本都是姆比亚一个单外援出战,像第一回合1比3负蔚山现代队一仗,申花队全场才240次传球,而蔚山队在外援出战的情况下,全场传球为566次;至末轮在莫雷诺等外援悉数出战、蔚山队以全韩班首发的情况下,申花队传球则达到了430次,但蔚山队全场则传球超过了600次。尽管最终的结果还是申花队1比4失利,但本土球员比赛中所展现出来的传接球能力其实也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在对阵珀斯光荣队的比赛中,申花队第一回合比赛的传球次数才395次,第二回合则为385次。至于对阵东京FC队时,申花队全场比赛才240次传球,这是中超四强在今年亚冠联赛中单场传球次数最少的一场比赛。

而像上港队在小组赛最后一场0比2输给全北现代队的比赛中,上港队派遣的是全替补,对手也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本土替补球员,结果上港队全队才283次传球、全北队则达到了恐怖的765次。要知道,全北队几乎超过半数都是“00后”韩国本土球员!

即便是兵强马壮的广州恒大队,在对阵“全韩班”的水原三星队的两场比赛中,第一场以422次对505次,恒大处于下风;第二场则是436次对397次,略处上风,但两场比赛全部都是平局。以往广州恒大队出战亚冠联赛、成绩不错,靠的就是比赛中的控制力,包括对球权的控制。如今恒大队的控制力荡然无存,恐怕首先就是比赛中对控球权的丧失。于是,恒大队能够在比赛中胜出才是“怪事”。而在对阵日本的神户胜利船队的比赛中,恒大队的传球均处于绝对下风,而神户队第一场与第二场比赛传球为597次与593次,相差不大,唯一不同的是,像伊涅斯塔等外援全部都缺席了第二回合的比赛,也就是说,致命性的传球机会在外援缺少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大影响。但是,日本球员的传接球能力远甩中国球员“几条街”,恐怕并不是贬低中国本土球员之词。



类似的数据还可以列出一大堆。应该承认:中国本土球员在今年亚冠联赛中的整体表现尚可,特别是在外援缺席或发挥不佳的情况下,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以及战斗精神值得充分肯定。但是,这并不能掩盖中国本土球员特别是新一代球员个人技术不足、能力缺陷明显等问题。也恰恰是因为中国本土球员的实力与水准呈现下降明显之势,使得即便是有超级大牌外援压阵也很难走远。未来,在超级大牌外援大幅度减少的背景下,中超球队在亚冠赛场上的战斗力大幅度下降也就不可避免。

与此相应的是,全部由中国本土球员组成的国家队战斗力一届不如一届,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国家队缺乏国际竞争力、难以在大赛中有所作为势必也将是一种常态。这才有了“归化”的市场。但是,“归化”球员再多,因为整体本土球员为主的国家队基础大如此以前,即便是有了“归化”球员,如同中超俱乐部球队中的超级大牌外援那样,依然难以在亚冠赛场上有所突破。所以,注定“归化”之路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国家队的问题。在没有培养出一批在亚洲范围内具有竞争力的中国年轻本土球员之前,想要进军世界杯,注定只能是“梦一场”。此言虽不中听,但却是一个无需争论的事实,仅此而已。所以,今年中超诸强在亚冠联赛中的表现以及交出的答卷,某种程度上就是明年国足在世预赛中的一个写照。

(体坛周报 马德兴)

责任编辑: 崔肥佬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山东泰山
  • 3
  • 1
  • 0
  • 10
  • 2
  • 广州
  • 2
  • 1
  • 1
  • 7
  • 3
  • 广州城
  • 2
  • 1
  • 1
  • 7
  • 4
  • 深圳
  • 2
  • 1
  • 1
  • 7
  • 5
  • 青岛
  • 1
  • 1
  • 2
  • 4
  • 6
  • 重庆两江竞技
  • 1
  • 1
  • 2
  • 4
  • 7
  • 河南嵩山龙门
  • 0
  • 2
  • 2
  • 2
  • 8
  • 沧州雄狮
  • 0
  • 2
  • 2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