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足球生命”,韩子龙不想留遗憾

2024年05月21日 21:39:18  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中甲第十轮,云南玉昆主场5比1大胜延边龙鼎,再度开启了连胜模式,也继续领跑积分榜。此战,边锋韩子龙贡献出1射2传的优秀数据,也被中甲官方评为第10轮最佳球员。


韩子龙是去年中乙联赛的金靴,攻入19球,在29岁之际,才迎来了个人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他曾经留洋巴西和西班牙,也是长春亚泰在2018赛季的国内球员转会标王,他的职业生涯开启在巅峰,却很快跌入低谷。长期在低级别联赛效力,微薄的工资加上最重要的亲人离世,给了他不小的打击,而天生要强的他,下定决心要闯出一番名堂。


韩子龙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




1994年出生的韩子龙,足球生涯幸运和不幸各半。刚出道,加盟河北精英,在2010年留洋计划的第一批名单中就有他。到巴西圣保罗博塔弗戈足球俱乐部开始深造,一过就是三年,之后又有半年的时间,他去了西班牙马拉加俱乐部。那时候,很多93/94年龄段的球员都吃到了“出口转内销”的红利,身价暴涨,成为转会市场的香饽饽。而2014年韩子龙回国后,只是随河北精英继续参加中乙联赛,倒是连续四个赛季都有进球,还入选过最佳阵容。


凭借优秀的表现,2018年,24岁的他第一次登陆中超,加盟长春亚泰。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动。“我记得我应该是当年亚泰引进国内球员的‘标王’,没想到这会成为我最不愿提起的一段时光。”用韩子龙的话说,就是严重的水土不服,起初是受伤病影响,耽误了训练和比赛,而后期的“水土不服”并非第一次打中超的生涩,而是他这种中超“小白”对复杂的体系和人际关系的不适。


2018年加盟长春,2019年就被放到了预备队,直到2021年,他才被租借出去,回到了中乙。三年间,他的职业生涯仿佛在“倒退”。而在那一年,他又遭遇人生第一个重大打击。“从长春租借出去后,伤病逐渐康复了,又遇到疫情,同时对我足球生涯最重要的姥爷因病离世,我感觉人生仿佛到了谷底。”



韩子龙的姥爷是一名老球迷,见证了中国足球浮浮沉沉。韩子龙一出生,姥爷就希望他能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他从我五岁开始带我踢球,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十载,在我十六岁那年,送我去国外深造。我如愿成为职业球员后,很少能陪伴在他身边,加上也没能在中超踢出来,我真的太难受了。”


那时候,韩子龙一边承受着至亲离世的痛苦,另一边又无法拯救自己深陷泥淖的职业生涯,没有人对他伸出援手,甚至都在远离着他。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设身处地地去想象他的内心世界。“只能用灰暗和无助来形容,但也总得为自己寻条出路吧,我不想就此沉沦下去。”


这时,他才发现,以前自己的足球观,不过是通过狭窄的缝隙看到的幽暗小道,也终于明白,是时候放弃以往的倔强和傲娇,才能真正与自己和解。接下来,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带着姥爷生前未了的心愿,至少在这辈子要把足球这件事做好。




从中超租借到中乙,一开始韩子龙的心理落差还是挺大,毕竟不短的留洋深造经历,让他一度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满怀着憧憬。而现实是,他在亚泰受伤期间,没有任何的比赛数据,身体状态也需要逐渐恢复,此时,回到曾熟悉的乙级联赛或许更好一些。


在河北卓奥,他终于打开进球账户,12次出场,贡献5个进球。时间来到2022年,和亚泰的合同终于到期,恢复自由身的韩子龙加盟了中甲的淄博蹴鞠。只不过这两年,再回低级别联赛,他看到的景象已不比当年。


疫情来袭加上金元足球退潮之后的断壁残垣,让整个中国足球都处在动荡之中。以前,像他一样在当打之年下到低级别联赛的球员不多,尤其是在中乙,要么是刚出道小将,要么是即将退役的老将。在他的年龄段,很多球员宁愿选择在中超把板凳坐穿,也难以放下姿态去低级别联赛。“在中甲和中乙平台,其实我看到了很多有潜力的球员,当然也有很多混日子的,好多年轻球员还没有退居二线的老将努力,这是我没想到的。”



经历不同,目标也不同。韩子龙在经历过此前的种种之后认为,只要用心,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他并非淡泊名利,但也坦然面对现实,并希望努力回到能力所及的位置,他不想带着遗憾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那个时候,三级联赛职业俱乐部每年都有解散退出的,包括他先后效力过的河北精英(河北卓奥)以及淄博蹴鞠。欠薪更是普遍现象,他也不例外地成为其中之一,本身工资就很微薄,还被拖欠,只能以热爱作为支撑了。“20岁之前踢球,除了学费和必要的开支由家里承担之外,我回国之后就再没花过家里一分钱了。虽然欠薪的几年也很困难,家里也着急,可也没什么办法。”俱乐部环境参差不齐,联赛的稳定性也堪忧,这是他见过最低谷的环境了。


“我其实是一个很要强的人,生涯的低谷加上环境的糟糕,没让我麻木,无论在什么级别,对足球的热爱、信仰与初衷从没改变过。”韩子龙也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想要在技术上提高,可能性很低,但他可以选择保持状态和稳定输出,专注于当下。




一个海归球员,在29岁时才真正施展才华,可以说在球员短暂的职业生涯中,韩子龙有一半的时间都处在不得志中,而且是在最好的年龄阶段。只是,他努力地从最深的泥土里钻出,在人来人往的职业联赛中试图摆脱自己泥淖般的命运。2022年,他令人意外地去了中冠,加盟刚刚成立不久的云南玉昆俱乐部。


当被问到选择连降两级从业余联赛开始,是否评估过风险时,韩子龙说:“有过,这是一次难忘的决定,是赌上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显然,我做了对的选择,也是冥冥中的缘分吧,当时也有中甲、中乙球队选择,主要是被玉昆的态度和雄心所打动。”


玉昆俱乐部的诞生,对于中国足球来讲,确实是一次逆势而行。当民营投资人纷纷撤离之时,承担着振兴云南职业足球职责的玉昆投资人仍在大力投入。玉溪市一座普通的城市酒店,投资人斥资将其改造成俱乐部的落脚点,宿舍、食堂、健身房一应俱全,都对标了中超标准。踢好球外,球员没有欠薪和后勤等方面的担忧。



韩子龙将投资人视作自己的大哥,他说玉昆给了他第二次足球“生命”,在这里有家的感觉。于是,在他29岁这一年,玉昆成为中乙新军,他则成为了队内的进攻标杆,一个赛季打进19球,是队内的射手王,也是中乙金靴、中乙最佳球员以及最佳阵容成员。在玉溪这座不大的城市里,“韩子龙”三个字几乎无人不知,在主场比赛播报首发名单时,他收获的掌声和欢呼声永远都是最热烈的。


这是韩子龙职业生涯第一次有这样备受关注的体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内心也越发平静。成为球队的进攻“大腿”之后,他没有自视甚高,也没有向投资人提出涨薪要求。在老板眼中,韩子龙自律,性格直爽,相比那些名利,他更珍视自己的第二次足球生命。


跟随玉昆从中冠到中乙,再到如今的中甲领头羊,他和玉昆的命运紧紧相连。今年球队多了三名外援,队内的竞争也大了起来。因为有留洋的经历,他会去帮助外援融入这个体系,在并肩作战的锋线,与他们一起分担责任。



也因此,穆谢奎、拉布亚德、约尼察都把韩子龙当作好朋友和好搭档。去年是进球最多的球员,今年他也有3球入账,上轮1射2传被评为当轮中甲最佳球员。


有人也问过他,会不会因为今年的进球没去年多而感到压力?他说:“其实过去都不值一提,只有这样想,才能更上一层楼。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和联赛的认知很有信心。我之前也经历过中超中甲,对于今年的中甲联赛来说,是经过足球整顿后崭新的开始,在赛纪赛风上有更高的要求,内外援的能力水平也势均力敌,所以要更加自律,才能名列前茅。”


因为玉昆给了自己第二次足球的“生命”,韩子龙想用更多的实际行动来回报俱乐部和投资人。这些年,他打了很多比赛,也感悟出,人生不是一场比赛,但他可以做自己的“冠军”。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热门新闻
  • 球队
  • 积分
  • 1
  • 上海海港
  • 11
  • 3
  • 0
  • 36
  • 2
  • 上海申花
  • 11
  • 3
  • 0
  • 36
  • 3
  • 山东泰山
  • 8
  • 5
  • 2
  • 29
  • 4
  • 成都蓉城
  • 9
  • 1
  • 4
  • 28
  • 5
  • 北京国安
  • 8
  • 4
  • 3
  • 28
  • 6
  • 浙江俱乐部
  • 8
  • 1
  • 6
  • 25
  • 7
  • 天津津门虎
  • 5
  • 4
  • 6
  • 19
  • 8
  • 武汉三镇
  • 4
  • 3
  • 7
  • 15
  • 9
  • 沧州雄狮
  • 4
  • 3
  • 7
  • 15
  • 10
  • 河南队
  • 3
  • 5
  • 7
  • 14
  • 11
  • 梅州客家
  • 2
  • 7
  • 5
  • 13
  • 12
  • 长春亚泰
  • 3
  • 4
  • 8
  • 13
  • 13
  • 深圳新鹏城
  • 3
  • 4
  • 8
  • 13
  • 14
  • 青岛西海岸
  • 3
  • 4
  • 7
  • 13
  • 15
  • 青岛海牛
  • 3
  • 3
  • 8
  • 12
  • 16
  • 南通支云
  • 2
  • 4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