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衫怪谈】主帅竟拒招国米主力 被朝鲜牙医惩罚爆出大冷

2020年03月28日 17:14:59  PP体育 | 冷俊不惊昵称被占用了

《世界杯冠军志之意大利》是体坛传媒所作的世界杯系列图书之一,本书对意大利队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深刻分析,给球迷还原了一个真实的意大利队。PP体育将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对本书进行每日连载,本文为连载的第9期。

第八章 被朝鲜牙医惩罚


还记得2002韩日世界杯上意大利与韩国的比赛吗?赛前一面看台用“1966”的图案装点,结果加时赛安贞焕的头球将特拉帕托尼的意大利队顶出世界杯舞台,成为意大利足球历史上又一次羞辱。

意大利国家队百年历史中,最羞辱的一幕,就是韩国人赛前津津乐道的“1966”。那是足球回到鼻祖英格兰怀抱的世界杯,主角除了英德大战、除了尤西比奥、除了卫冕冠军巴西的小组出局,另一大焦点就是意大利被非职业队朝鲜踢出世界杯,这可谓世界足坛历史上最大的冷门之一。

“击败意大利只是正常发挥”


那届世界杯前,国际足联出台预选赛规则,非洲区第二轮的三个胜者,与亚洲和大洋洲的胜者进行附加赛。非洲球队认为本洲应该直接晋级,于是集体抵制世界杯。朝鲜两回合9比2击败澳大利亚后,历史上第一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圈。那时朝鲜是一支神秘之师,根本无人了解,西方人都很排斥朝鲜,印象只停留在50年代的朝鲜战争。

就是这样一支突然杀出的非职业球队,成了意大利的噩梦。事实上,当朝鲜挤掉意大利与苏联携手出线后,在1/4决赛中遭遇葡萄牙时,还一度3比0领先,差点让葡萄牙成为意大利的难兄难弟,幸好有尤西比奥的存在,黑豹上演大四喜,帮助葡萄牙5比3逆转朝鲜。

因为3比0到3比5,当朝鲜队回到国内后,据说被领导们严厉批评了,至于击败意大利,领导们认为是稍微好一些的表现,但不脱离正常范畴……时任朝鲜主帅在与意大利赛前就说过,“如果意大利就是打智利和俄罗斯时那样,我们与他们的胜负就很清楚了。”当时大家还没太明白这个意思,也许朝鲜人早已将意大利当做了完成领导任务——胜一场的垫脚石。

这届小组赛上,朝鲜、意大利、苏联和智利分在一个小组。第一轮朝鲜0比3输给苏联,意大利2比0击败智利。插句题外话,意大利又和老冤家智利分一组了,这次倒是报仇了,而上届世界杯上的“智利拳王”桑切斯依然在队中。当然到了英格兰的土地上,智利人比较收敛,意大利和智利的关系也早就没有那么激化,所以这场焦点之战并不“热闹”。

第二轮朝鲜1比1战平智利,苏联1比0击败意大利。到了第三轮,当苏联2比1击败智利后,意大利打平朝鲜就可以出线,结果朴斗一的进球淘汰了意大利。

主帅拒招国际米兰主力


与1962年智利世界杯被东道主“打”出世界杯相比,1966年世界杯上意大利的失败,更是内乱造成的,用句流行的话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从足协到教练组到更衣室,意大利这届世界杯充满了矛盾与争议。当时的国际米兰巨星马佐拉直言:“就算击败了朝鲜,我们也根本过不了葡萄牙一关。”

在意大利国内,接受一场失败不是太大问题,问题是无法接受这届世界杯前前后后的内斗。对意大利人来说,那不仅仅是一场0比1的冷门,更是一次全方位的耻辱。

即使将阿尔塔菲尼、西沃里等雇佣兵排除在国家队阵容外,这届意大利国家队仍然应该比往届更强大,因为1960年代可是意大利足球的天下:AC米兰第一次代表意大利球队举起冠军杯,大国际更是先后两夺欧冠和洲际杯,意甲联赛俨然成了那个时代的足球标杆。马佐拉、里维拉等球星正处职业巅峰期,以米兰双雄为骨架的意大利队成为夺冠热门,各种热身赛都是狂胜,包括3比0轻取阿根廷。

这支意大利队的主帅是法布里(Ermondo Fabbri),整个法布里执教期间,意大利队的成绩是18胜5平2负。虽然在1964年欧洲杯预选赛上折戟,一平一负被苏联淘汰。但那时欧洲杯并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意大利人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在1966年世界杯上。

至少在史书上,法布里是这届世界杯意大利失败的罪魁祸首。上一章提到,1962世界杯时,联合教练马扎和费拉里在排兵布阵上频现闹剧。从智利兵败回国后,意大利足协决定,国家队教练只设一人独揽大权,这是传奇教练波佐卸任后的第一次。

法布里被国人认为是“波佐的接班人”,可惜事与愿违,法布里性格过于强硬,完全没有波佐的老到。他成名于曼托瓦,从1957年开始,将曼托瓦从丁级联赛一直带到意甲,他的攻击型和控球型打法博得好评。

打法很好看,成绩也不错,但有一个核心问题,在那个时代,国际米兰主帅埃雷拉与AC米兰主帅罗科的“链式防守”战术体系在意大利足球占据统治地位,简单来说就是防守反击,依靠完善的防守和边路的快速突击来制造机会。“链式防守”起源于瑞士人拉潘发明的“门栓”战术,意大利人把它发扬光大,国际米兰与AC米兰笑傲欧洲。

法布里则完全是另一套打法,强调控球、阵型平衡、中前场拼抢,后防不会安排太多人防守。毫无疑问,国家队主帅的思路与国家队主力班底的平时战术产生了矛盾。

足协的初衷是两种理念水乳交融,为世界杯共同努力。开始的效果不错,法布里并没有太多修正球星们的打法,毕竟国家队集中和训练没有太严格的程序,没有太细致的战术安排,也有了热身赛的其乐融融。“但公布世界杯名单时,我们都傻眼了。”国际米兰巨星马佐拉事后回忆,“他把科尔索、皮奇(都来自国际米兰)都排除在名单外。法布里打了一套牌出来,却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

科尔索是“大国际时代”的功勋中场,皮奇是后场的自由人,另一名没有被招入的是盯人中卫贝丁。皮奇是全欧洲最顶尖的自由人,法布里没有把他招入世界杯名单,简直让人崩溃,意大利不少体育媒体都在质问法布里。但一方面是足协支持,另一方面则是热身赛成绩确实不错,大家都期望法布里的奇思妙想。

俱乐部斗争闹到国家队

法布里的选择,涉及到意大利足球的利益斗争。法布里完全看不上埃雷拉在国际米兰的“链式防守”打法,自然不愿使用链式打法的忠实执行人——国际米兰的中后场球员。

1965-66赛季,国际米兰力压博洛尼亚夺冠,两个俱乐部较劲很长时间了。“我听说法布里兜里已经有一份博洛尼亚的合同了。”马佐拉继续爆料。法布里世界杯后有可能去博洛尼亚?那自然要打击国际米兰球员、重用博洛尼亚球员了。

法布里一共招入了三名博洛尼亚球员,边锋帕斯库蒂、中场布尔卡雷吉、后卫亚尼克,结果三个人都成为意大利失败的罪魁祸首,法布里自然成了头号“罪犯”。

先说边锋帕斯库蒂,他占掉了卡利亚里射手里瓦的位置。里瓦是意大利足球历史上的重要人物,曾经是意甲最佳射手,1969-70赛季帮助卡利亚里获得了历史上唯一一次意甲冠军。

1966年世界杯时,里瓦还不到22岁,但在意甲已经是量产射手。里瓦作为“预备队”去了英格兰,没有进入22人大名单。里瓦和佛罗伦萨的贝尔迪尼随大部队前往,意义在于训练赛凑人数,当然也是让年轻球员提前感受世界杯氛围。

里瓦后来回忆说:“其实我们都不想去,既然不报名,干嘛去?但我很快明白,如果不去当陪练,我就会被足协禁赛……”其实意大利足协也招了国际米兰的几个落选之人去陪练,可是人家是大牌,是欧洲冠军,可不是里瓦这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所以直接拒绝了。

帕斯库蒂的表现很差,所以世界杯后法布里找到里瓦,“对不起小伙子,看来我应该将你放入名单之中。如果我有勇气这样选择,我们现在也不会被淘汰了。”对此里瓦表示:“所以说,法布里教练虽然犯了错误,但他不失为一个正直的人,敢于承担责任。”

另两位博洛尼亚球员、后卫亚尼克以及中场布尔加雷利亲身经历了那场对朝鲜的噩梦,作为盯人中卫,亚尼克没有防住朴斗一的突破,给了对手破门的机会。这是他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也是最后一次。他被当做主帅法布里的“亲信”,彻底断送了国家队生涯,他在俱乐部的职业生涯也并不精彩。亚尼克在回忆中讲述过一个内幕,“我从没跟别人说过,你们知道我为何能打上对朝鲜的比赛?因为在输给苏联后,他们在更衣室里起义了,他们不想要萨尔瓦托雷了。”

尤文图斯后卫萨尔瓦托雷是意大利队长,也是法布里信任的球员。米兰双雄球员联合队内小帮派,对萨尔瓦托雷表达了不满,所以法布里退让一步,上了来自博洛尼亚的亚尼克,队长袖标则留给了同样来自博洛尼亚的布尔加雷利。这一选择日后被看作最大败笔、输球的直接原因。

10打11被爆冷


布尔加雷利赛前膝盖就有轻伤,但法布里坚持让这名中场出场。结果第35分钟,布尔加雷利就在一次滑铲中弄伤了膝盖,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根本无法坚持比赛,被担架抬出场外。此时,米德尔斯堡的球场观众欢声雷动,英格兰人对意大利人的敌视从四年前就开始了,执法意大利VS智利那场比赛的就是英格兰主裁,事后被意大利人痛骂,英格兰人也记了仇。

四年后的1970年世界杯是第一次允许换人的世界杯,所以1966年6月19日的小组赛第三轮,布尔加雷利受伤后,意大利只得10打11坚持比赛。仅仅7分钟过后,也就是第42分钟,朴斗一在反击中打出了那记致命远射,来自佛罗伦萨的门将阿尔贝托西奋力扑救,却鞭长莫及。


其实,意大利开场时曾获得三次破门绝佳机会,如果进了,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但足球世界里没有如果,0比1之后,意大利竭力反击,但人数、气势甚至是身体和战术的劣势都愈发明显。在英格兰球迷的欢声雷动中,朝鲜队将1比0的胜利保持到了终场,意大利的世界杯之旅提前结束了。后来有说法,那个朴斗一是个牙医,“意大利队被牙医击败”的段子一度广为流传。但事后证明,朴斗一是一名体操运动员……


当然,也许没有布尔加雷利的受伤,意大利也不一定就能拿下朝鲜。对朝鲜队,意大利队一开始派法布里的助手瓦尔卡雷吉去侦察(瓦尔卡雷吉是下一任意大利主帅),他回到球队集训地,给出的结论是,“这(朝鲜队)就是一群喜剧演员,别担心了。”所以就算一度输给雅辛的苏联,意大利人仍然很乐观,毕竟与朝鲜战平就能小组出线。著名记者布雷拉(上文中公布罗科信件者)就写道,“如果连朝鲜都打不赢,我一辈子再也不写足球了。”当然,布雷拉最后没有兑现诺言。

算上亚尼克和布尔加雷利,主帅法布里在对朝鲜的比赛前更换了7名主力,一是对负于苏联之战不满意,二是上述的内部利益斗争,三是法布里打算轮换阵容,休息一下,毕竟下轮淘汰赛面对的不是巴西就是葡萄牙。

不过意大利队内也不都是乐观和轻敌。马佐拉回忆说:“赛前我们来到球场,看到了朝鲜队的训练,我们都很好奇这支球队。结果我看到了令人诧异的情景,他们的教练让22个球员集中在一起,把皮球像橄榄球开球一样扔在人群中,所有人要不停地仰面倒下、站起、倒下,力争用脚去碰球,他们应该是在做防守铲球练习。看着他们像机器人一样、没有丝毫痛感似的摔倒在地上,我突然有了疑问,我们到球场上将遭遇如何一群可怕的对手。”

马佐拉还有惊奇发现,“20多分钟后,他们改变了训练项目。教练将皮球高高抛起,一名队员窜到几位队友搭建的身体金字塔上去争顶。后来我看到过一张与朝鲜比赛时的照片,法切蒂(国际米兰伟大的左后卫)去争抢头球,与训练时的情景一模一样,至少四名朝鲜球员组成了金字塔去抢头球。他们一个人的弹跳力和冲撞力也许不行,但他们的团结和力量真的是我们没有的。”(见配图)

到了球场上,除了布尔加雷利受伤的因素,朝鲜队踢得一点不落下风。往往一名意大利球员拿球,就有三四名朝鲜队员飞奔过去,完全不是一个节奏。从一开场,意大利人的必胜之心就开始动摇了。随着错失几次破门机会,随着布尔加雷利的受伤导致10打11,意大利队的思路已经乱了,他们似乎都开始担忧自己的命运了,“甚至场边的我都已经开始想象明天的报纸标题……”看台上的里瓦无奈道,“当时我能感觉到场上球员的精力不再集中,似乎大家都等待着输球那一刻的到来。”

“问责门”后主帅成罪人


回到更衣室,法布里一怒之下宣布国家队就地解散,大家该干嘛干嘛去。球员们抗议道:“解散了,谁出钱送我们回家?”足协也出面调解,法布里同意全队一起回到意大利。

国家队的航班本来计划在米兰降落,但米兰利纳特机场外早已聚满了大量球迷,航班不得不改飞热那亚,但这个消息还是走漏了。意大利队的绝大多数成员都受到西红柿和鸡蛋的招呼,“应该是不太新鲜的水果。”事后亚尼克自嘲道。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问责”必不可少。这就牵出意大利足球历史上著名的“问责门”事件,各种推卸责任、各种拆台,意大利民族的丑陋完全暴露出来。

需要问责的,可不仅仅是一场比赛的失败,不是一个冷门的诞生,而是整个世界杯的表现完全就像一支业余队,状态欠佳、斗志缺乏、思绪混乱、内部不和等,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

首先被攻击的是教练法布里。不少媒体认为他的选人出现极大问题,包括没有招入几名国际米兰主力、重用博洛尼亚球员等。另外,法布里给球队带来的压力太大,从落地英格兰开始,法布里就在鼓吹“好了,战争开始了”、“踢不好的人就别上了”等等。他的战术和排兵也饱受质疑,几乎是派上谁,谁就表现不好,整个世界杯,意大利队从没有真正让人们眼前一亮的表现,2比0击败智利,也仅仅因为对手更差。

在控制更衣室上,法布里也做得很差。国家队下榻的大学城里有两个区域,条件好的给了主力球员们,替补们则在另一边,加剧了更衣室矛盾。

接着就是问责足协主席帕斯夸莱,这人真够倒霉。从1961年任职以来,先是在智利兵败,好在主队的拳头成了人们声讨的主要目标,足协的不作为没被提及太多。1966年世界杯上,足协对国家队更衣室的失控达到了顶峰,内部矛盾空前,足协却没有丝毫解决办法。也难怪,帕斯夸莱惧怕坐飞机,两届世界杯都没有到现场,而是在意大利国内等结果。所以世界杯结束,帕斯夸莱也和法布里一起成了替罪羊,无奈辞职。

 “我希望人们永远不会经历我1966年经历的一切,从6月到12月,那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圣诞节。”这话是法布里在1994年说的,是他去世前一年的肺腑之言。

1966年世界杯后的那几个月,法布里走遍整个意大利,为自己以及足协主席帕斯夸莱辩护,开始收集材料,找球员作证。也有传闻说,法布里的目标主要瞄准队医菲尼,罪名是给球员注射了效果不佳的药物。亚尼克回忆说,“法布里给我打电话,我们私下秘密见了面,我告诉他,我的确看到菲尼在给一些人打针,至于效果我不知道。”

也有一些媒体支持这个观点,意大利在世界杯前的热身赛中状态太好了,结果到了世界杯上却显得腿脚沉重,完全是状态出早了。注射那时比较普遍,至于效果要看技术了。

法布里还希望找到一些球员作证,证明国际米兰的部分球员故意和自己对着干。当然大家都在足球圈子里混,哪个球员也不愿意这样得罪人,所以帮助法布里完成这个“辩护书”的人少之又少。

最终意大利足协宣布,法布里从用人到控制更衣室,都有不可推卸的罪过,而且还出于某种私利(将接任博洛尼亚主帅),忽略了国家队利益(重用博洛尼亚球员、打击国际米兰球员)。更狠的是,足协直接禁赛法布里一年,以做惩罚。

博洛尼亚早已撤退,不能在这风口浪尖去触霉头。所以法布里成为1966丑闻的最大罪人,直到一年后,他才接过都灵教鞭。而与博洛尼亚的缘分,要到1969年才圆上,毕竟人家法布里犯众怒也是为了照顾博洛尼亚,风头过后,博洛尼亚自然要有所补偿。不过法布里的教练生涯再无亮点,默默无闻地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1966”永远与法布里联系在了一起。

往期回顾

第1期:【蓝衫怪谈】蓝色的故事开始 创意源自萨沃亚蓝

第2期:【蓝衫怪谈】波佐奠定蓝军起步基石 做主帅竟不要工资

第3期:【蓝衫怪谈】墨索里尼的政治足球 梅阿查闪亮登场

第4期:【蓝衫怪谈】冠军与枪子二选一 蓝衣军团本土首捧世界杯

第5期:【蓝衫怪谈】卫冕世界杯成功 这次可没靠法西斯

第6期:【蓝衫怪谈】风雨中的死亡航班 公牛的血蓝色的泪

第7期:【蓝衫怪谈】雇佣兵的尴尬 连续三届世界杯惨痛失败

第8期:【蓝衫怪谈】大地震无法阻挡1962世界杯的举办 史上最脏一战

责任编辑: 冷俊不惊昵称被占用了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 球队
  • 积分
  • 1
  • 山东泰山
  • 3
  • 2
  • 0
  • 11
  • 2
  • 广州城
  • 2
  • 2
  • 1
  • 8
  • 3
  • 深圳
  • 2
  • 2
  • 1
  • 8
  • 4
  • 广州
  • 2
  • 1
  • 1
  • 7
  • 5
  • 青岛
  • 2
  • 1
  • 2
  • 7
  • 6
  • 重庆两江竞技
  • 1
  • 1
  • 3
  • 4
  • 7
  • 沧州雄狮
  • 0
  • 3
  • 2
  • 3
  • 8
  • 河南嵩山龙门
  • 0
  • 2
  • 2
  • 2